鲁智深上梁山,是因为冲动。

林冲上梁山,是因为贪念。

而武松上梁山,是因为他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武松是逼上梁山的所有人中,作者刻画最用功的,也是笔墨最多的一个。而武松本人的形象,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民众。他独占的十个章节里面,没有像晁盖史进这样的地方大户自找麻烦,也没想像朱武王英等占山为王,不像鲁达林冲这样身在官府,更不像宋江这样名满天下。

他出场就是个普通人,想过点正常人的生活,仅此而已。换句话说,他本来就是个屌丝。

他身上有绝大多数底层中国人典型的优点:最朴素的善良。在自己过得不错的时候,他会本能地怜悯有难的人。在别人对自己好的时候,他会尽自己可能去报答。

打虎之后,他扬了名,得了利,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被老虎害苦了的众猎户,于是把赏金给大家分了。在柴进的庄上,宋江对他好,他于是就认下这个哥哥。施恩对他好,他于是就给施恩当打手。张督监对他好,他便帮张督监抓贼。他没有远大志向,写不出“他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的诗句。但他的心里肯定装着一句话: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

他身上也有绝大多数底层中国人的典型缺点:爱吹牛、圆滑、市侩。打了虎之后,不管走到哪儿,他总把这件事挂在嘴上。被柴进冷落,他不敢找柴进的麻烦,只和下人撒气。跟着施恩和张督监的时候,他假装看不到他们干的那些勾当。最典型的,景阳冈山下还恼怒店小二看不起他的酒量。

他的光辉事迹掩盖了他的本性,他其实和所有屌丝一样,能屈能伸。落魄的时候,被人白眼也要赖在柴进庄上。发迹了之后,当场就开始大度撒钱。他其实很适合混社会,如果社会给他这个机会的话。

所有人都知道刚出场的武松做不出乱杀丫鬟的事。他最早的逃亡,是把人打昏了,吓跑的。甚至没能像鲁智深一样,冷静地端详一下对方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武松早年打昏了人,自己跑了,武大给他善后。再回乡时,因为打虎成了英雄,做了都头。被官府器重,被百姓敬仰。生活还从没有在他身上施加过压力,而他也还带着那个孩子的天真。和武大郎分别时的叮嘱就很幼稚:有人欺负你,你先忍着,等我回来给你出气。问题是,成年人之间的倾轧和算计,还会给你留这个机会吗? 武大郎死了,武松才被迫长大,他开始感受到生活的压力了。武大之死,基本是一个板上钉钉的案子。人证非常多,满大街都知道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关系,何况还有郓哥这个导火事件的目击者。最关键的就是,何九叔担当了法医的角色,留下如山铁证在。

官府不给查案,武松自己查。这个事件眼熟吗,看看新闻,多少杀人、拐卖案件是家人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的个人调查。这时候,武松还没想到利用都头的身份去报复嫌疑人。

武松自己查清楚了,官府还是不给办。武松心里肯定会诧异,且不说自己给官府卖命这么久,没有功劳还有苦劳。现在都不需要官府查案,动动嘴皮子结案的事情,怎么也不行? 这是生活给武松上的第一堂课。

武松第一次杀人,杀的是自己的嫂子。此时他虽然杀过人,但远远算不上个杀手。他还去官府自投罗网。哪怕遇上了生活中如此的不公,他还想着回归正常生活,按照底层人民认定的合理流程去安排自己的行动。

武松从这堂课里学了不少。西门庆杀人,可以用钱摆平。自己杀人,也可以凭着和官员的私人关系逃过死罪。钱和关系哪个重要,他或许还不清楚,但肯定都比规则重要。

他还没放弃人生。十字坡遇上孙二娘,明知道对方想害自己的命,但还是饶过对方,没有再添杀孽。 遇上施恩的时候,他已经学以致用了。施恩干的事情合法吗,肯定不那么合法。蒋门神干的事情合法吗,也不然。黑吃黑,灰色地带的东西。武松何必忌讳。况且他应该已经知道,按照规则办事得不到公正。但傍上施恩这个官二代,总是有用的吧。

这是生活对武松的第一次改造。

按理说,武松报了仇,也承担了后果,又和官二代混成兄弟,总能继续自己的生活了吧。施恩自去做点法律边缘的事情,武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看不到。这个事情不少见吧,历史上哪个行业没点灰色的地带。主持正义和填饱肚子 之间,武松选了填饱肚子 。

张督监把玉兰许给武松的时候,或许他真以为美好的生活就要来了吧。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给官府做牛做马的时候,官府并不给他主持公道。现在他想通了,给权贵当狗,指谁咬谁。不好意思,没用,玉兰只是个诱饵。

这是生活给他上的第二堂课。 这个世界并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对你好。你帮人捉贼,别人却只想你去死。武松肯定悟出了这个道理。哪怕攀附权贵,只要攀附的不是高俅那个最大的权贵,别人还是随时捏死你。张督监不会不知道武松背后的人是施恩,是老管营。但两个人打架,最终是杀对方的狗出气。武松就是那条被杀的狗。

站着挣钱走不通,跪着呢?跪着居然也没有活路。 社会才是那只真正的老虎,刺配孟州的时候,武松看到老虎在朝他呲牙。飞云浦的桥上,武松突然发现,自己依赖的哨棒也没了。给普通人,飞云浦就是结局。不过张督监和蒋门神忽略了一点,这种绝境,武松不是第一次遇到。而且,他又不止一次绝境反杀了。

离开阳谷县的武松,开始对规则不屑一顾,飞云浦回来的武松,对世界仅有的善意也消失了。这就是他乱杀女眷的原因。 何止杀了女眷,蜈蚣岭上,道童也随手一刀。武松肯定不想再等到绝境才反杀,只要看到别人的一点恶意,就先下手好了。十字坡的孙二娘,应该庆幸他遇上的不是现在的武松吧。

如果在一个更好的社会,鲁智深还是有可能上梁山。本可以用法律解决的事情,他的冲动会导致事情激化,让自己反受其害。 如果在一个更好的社会,林冲也仍有可能上梁山,他对当官的执念,会被别人利用,从他身上搜刮尽便宜。他会放大别人的恶念,让别人在施小恶的时候得不到惩罚,从而贼心越大。他总不反抗,除非到了必须走极端的地步。

如果在一个更好的社会,武松是真能做一个普通民众过完一生的。遇到不公的时候,为了生活他能忍。他不像眼里不容沙子鲁智深,他可以在道德边界游走。亲友受到威胁的时候,不管对方什么背景,他会出手,让对方知道这是个带刺的骨头。在另一个时空里,他说不定能跟个好老板,当个好员工,做个好丈夫和好父亲。

武松这样的人,和古往今来的绝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他们用自己的本能适应社会。社会也能够最大限度地改造他们。

当你看到武松是非不分,那不只是他,那是整个社会是非不分,而他终于融入了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