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之战后智氏灭亡,韩赵魏三家分晋,超级大国晋国不复存在。

魏国的地理形势在三国中最为有利:

魏国主要地盘位于河东(今山西临汾,运城一带),土地肥沃。

韩国主要地盘在上党高地一带,山地比较多,耕种不易。

赵国则主要位于太原地区,形势最为不利,要面对北狄等胡人草原游牧民族。

所以从一开始分家,魏国的形势就要好于他的两位分家的兄弟。

三兄弟中,也属魏文侯最雄才大略:他礼贤下士,招纳贤才,内政上重用李悝西门豹等人改革变法,兴修水利,奖励农耕;军事上放手任用吴起,乐羊为将,攻略中山国,西取秦国西河之地。

当时秦国国力在七雄中最多居中间位置,巴蜀这时候还没在秦国手中,南面的楚国这时候它也惹不起,西河之地对秦国是至关重要,失去了之后魏国什么时候想打秦国就打秦国,魏文侯时的魏国东征西讨,开疆拓土,国力跃居诸侯之首,一举成为战国初期的霸主,而他手中的利器就是当时威慑各诸侯国的威名赫赫的魏武卒。

魏武卒是战国名将吴起倾心训练出来的强大的精锐重装步兵,是当时的兵中之王。战国时铁质兵器已经逐步推广使用,相对于青铜兵器,铁质兵器更加锋利和轻便,魏国当时冶金水平也比较高,这使得单兵重装成为可能。

《荀子·议兵篇》说:“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矢五十,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中试则复其户,利其田宅。”

就是说士兵要披上三层重甲,能挽十二石的弓弩,手执长戟,腰悬铁剑,每人背五十只弩矢,同时携带三天军粮,半天连续急行军一百里的士兵,才可以成为武卒(这不就是标准的特种兵吗)当然待遇也很好,免除了他们的徭役和兵役还给了百亩田地,使得魏武卒无后顾之忧。

当时魏武卒的总兵力大概在5-7万间,你想想,5-7万的特种兵,统帅又是战无不胜的牛人吴起,试问当时的天下谁可与敌!其他国家没有魏文侯+吴起的黄金组合也就打造不出这么精锐的军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武卒横扫列国。吴起率领魏武卒南征北战,创下了大小七十二站,全胜六十四,其余不分胜负的战绩。打得秦国找不着北,尽夺秦国西河之地设立了河西郡。

可惜魏武卒单兵成本太高,训练维护成本也高,损失了短期内很难能得到相同的兵源补充,另一方面,魏文侯去世后,吴起本身权利心比较重,当时的相国公叔座忌惮吴起,于是设计离间了吴起和魏武侯的关系,吴起觉得在魏国已无用武之地于是弃魏奔楚。

随着魏文侯和吴起的先后离去,魏国国力大幅衰弱,魏武卒雄风不在,在庞涓桂陵,马陵之战后损失了大量有生力量,而秦国通过商鞅变法迅速崛起,重新从魏国手中夺回了河西之地,并迫使魏国把都城从安邑迁到了大梁,魏武卒随同着魏国国力的衰退也沉寂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