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田家庄村”3——“磨砖对缝”的建筑!

在“田家庄”探访完“赵匡胤饮马池”与“西皋”后,我们来到当街对村落的建筑进行探访,当然这里多以“砖石混搭”为主,当然也多以“破旧不堪”为主,村中 了无人烟,一片沉寂,或许都出去“打工”去了吗?······

当我快要失望的时候,忽然被一套“宅院”的建筑格式所吸引,于是乎特意绕道“宅院”后,从邻居家进行了“翻墙越院”的跨越来到该建筑的二层楼前,被建筑的外墙工艺所震惊——“磨砖对缝”!

该建筑为——坐北朝南、五开两进二层楼房,该建筑二层两侧各有“拱券门”一个,中间夹有“三个拱券窗户”看那个窗户”拱券”上的“邢台砖雕”非常规矩,远远的望去就有一种“贵气”四溢的感觉,这也是我之所以要执意去探究该建筑的原因之一!

看似与普通的建筑不无区别,其实再看外墙时得到了“惊喜”,我脱口而出——“磨砖对缝”!以至于把与我同行的“乡亲”吓了一跳,疾呼:注意安全啊!

当我惊呼后对这个建筑整体再次进行查验,只见“拱券窗户”旁的外墙砖皆以“磨砖对缝”工艺制作,实为“民居建筑”中的经典·······

这里首先介绍一下这个“磨砖对缝”工艺:磨砖对缝是古代建筑中的一种高级建筑工艺,即将毛砖砍磨成边直角正的长方形等,砌筑成墙时,砖与砖之间干摆灌浆,墙面不挂灰、不涂红,整个墙面光滑平整,严丝合缝。

而这个“磨砖对缝”的工艺特色与制作也是非常复杂的,是一般人家所不能及的。

只说干摆墙"磨砖对缝"的工艺,砍过的"五扒皮"砖砌筑起来灌浆要分稀-稠-稀将江米浆灌个三回,每层砖都要将上棱高出的部分磨成一道直线,砌好后还要再将砖与砖接缝的部分磨平,填补砖面的小砂眼,用磨头沾水再打磨一通,最后再用清水好软毛刷把墙面清扫、冲洗干净,露出"真砖实缝"。重要的宫殿墙面还可能需要"上亮",刷一遍生桐油,用麻丝擦一遍灰油,刷一遍熟桐油,刷一道靛花光油。要是在南方,在墙面刷过几遍轻煤水和淡轻煤水干透之后,还要用丝棉沾白蜡反复擦磨直到墙面发亮。当然这种“磨砖对缝”的建筑一般是“宫廷”、“王府”所使用的,而用在民间几乎都是不可能的·····

其原因有多种,其一:这样“磨砖对缝”的工艺匠人不会在民间所找到;其二:这样的工艺复杂,个人的财产是不会达到这样的“工艺”要求!

正如我们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几乎每家每户都在为“住房”担忧,都在四溢地“侵占”着建筑的周边,由于个人的“财富”受限,造成了“随有百年大计之说”,却也都是以“半截砖”、“旧城墙砖”、“树股子”、“旧木板”做房屋的“顶板”、“檩条”、“椽子”盖房,就是目前人们所羡慕的“别墅”来说有哪个建筑在使用“磨砖对缝”的工艺呢?

中国人皆以“站着的房屋、躺着的地,长毛、喘气的不算!”的“财富观”,人们对自己的“家”的建筑是至关重要的,当然这也是个人财富的至关重要的一个关键······

我可以在我们的邢台范围内可以看到这样有“磨砖对缝”的建筑,应该是最大的幸福,当然我对该房屋的主人的身份尚不知晓,却可以根据该建筑的“做工”可以判断出该建筑的主人的财富是“相当宏观”的,也只能用“宏观”一词来形容·····

这也是此次对“田家庄”所探访的最大收获!······

·····

2019年5月7日20时40分於抵金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