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又开始抢人了。

5月6号,宁波发布落户新政。

简单概括如下:

1、在宁波有房有社保的,只要持有《浙江省居住证》就可以落户。

2、市区租赁落户社保由“5年”下调至“3年”。

3、省内户口有居住地的,户口登记时间统一放宽至“满1年”。

4、社保缴纳年限累计的范畴放宽至“在浙江省内缴纳”。

新政内容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总而言之,落户门槛一降到底,近乎零门槛。

其中有一条,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

给予舟山户籍人员迁移户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区户籍等同于宁波市区户籍,舟山县市户籍等同于宁波县市户籍。

先看看宁波目前的处境。

在中国的各个省,有几个双巨头城市,比如沈阳-大连,济南-青岛,广州-深圳,福州-厦门,杭州-宁波。

同样,他们都是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

这几个城市你追我赶,相爱相杀,唯有一对城市差距却越拉越大,那就是杭州和宁波。

2000年之前的浙江,浙江还是“双子星”时代,杭州和宁波互相看不上眼。在宁波人眼里,只有上海才是自己的大哥。

1996年,宁波的GDP能占到杭州的87.71%,财政收入更是超过杭州。一直到2010年,宁波与杭州的GDP占比还达到86.21%。但之后差距就开始越拉越大,到了2019年占比只有78%,财政总收入占比也一路下降。

如果说GDP还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在城市综合影响力、新经济和创新能力上,宁波与杭州的差距更大。

尤其在城市存在感上,不仅不如杭州,在5个计划单列市里也是最低的。

好在,宁波的经济基础还在。

这两年通过转型升级后,宁波开始发力,GDP接连反超了无锡,青岛。

但宁波的野心并不在此,杭州才是他的目标。

毕竟这个曾经勾肩搭背的手足兄弟,如今却高自己一截,面子上多少有点过不去。

奈何杭州这几年的发展速度更快。

10年间,杭州市辖区扩张到10个,市区面积达到8002.8平方公里。跃居为江浙沪市区陆域面积最大城市。

在互联网经济大潮来临后,杭州的发展驶入了快车道。

杭州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家碧玉的旅游城市,“电子商务之都”、“移动支付之城”,成为了她的新名片。

特别是G20和亚运会两大盛会的到来,让杭州的发展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与之而来的是,杭州城市建设的大爆发。

按照计划,亚运会前,杭州将建成10条地铁线、2条城际线、1条机场轨道快线,通车总里程516公里。

一个城市的发展潜力,可以从对人口的吸引力上看出。

而在对人口的吸引力上,2019年杭州以55.4万新增人口的数量排在全国第一。虽然宁波新增34万排名全国第四,但与杭州相比,还是有点黯然失色。

即将开通的杭绍线和杭海线城际轨道,杭州注定又将虹吸一大波人口。

以杭州的产业特点和城市能级看,整个浙江省包括全国一些数字人才都是他虹吸的范畴。

通过这几年宁波的发展方向看出,也在有意避开杭州的锋芒。

宁波舍弃向西发展,而选择了向南向东发展,先是打造了南部商务区,后又开发了东部新城。并且把市政府也搬到了东部新城。

要知道,西面可是有慈溪、余姚两个超级县级市。反而却把南边不起眼的奉化撤县设区,让人沉思。

但,算来算去这些还是宁波市域范围内的人口,远算不上增量。

对于,誓要迈进千万人口俱乐部的宁波,显然等不及了。

这次,宁波终于坐不住了。

再看看省内对谁还有号召力呢,恐怕也只有小弟舟山了。

毕竟一衣带水,地缘优势还在。

毕竟双方合作的宁波-舟山港仍是世界第一大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