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在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封城之后,从4月15日起开始复课,成了欧洲首个复课的国家,但与我国不同的是,他们是幼儿园、小学先“解封”,我国是高三、初三学生先“解封”。欧洲国家幼儿园、小学先解封是便于家长复工,他们的逻辑是疫情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但不复工,经济就会停滞不前,说不定会引发意外事故,所以才冒着儿童在校园感染或者被外出务工的父母回家时传染的风险,先从幼儿园、小学“解封”。

记得我们许多家长在疫情刚刚得到控制时,就喊话当地教育部门,希望能把孩子送进校园,自己好外出工作。特别是幼儿园、小学生的家长诉求更强烈,毕竟孩子太小,再加上网课需要人照看,父母是双职工、又没老人帮忙带孩子的家庭,不可能把孩子独自留在家中,也不可能带孩子去上班,双重压力下,家长内心焦急,所以才会急于寻求疫情防控与复工复学的平衡点。

可是我国的国情与丹麦有很大的不同,丹麦幼儿园和小学都是极小的班额,学生人数都控制在20人到30人之间。所以他们完全可以按照防控要求,教室里面的课桌之间都保持在二米以上的安全距离,每间教室只容纳十名学生,因为学生人数少,教室、教职工配备跟得上,完全符合开学要求。

反观我们的中小学和幼儿园,大部分班级人数都在30到50人之间,如果开学的话,保证了学生间的安全距离,教室和教师等配备就无法保障了。所以,我国分阶段开学是十分科学和明智之举。我们是把孩子的生命看得高于一切,跟健康相比,知识传承、经济复苏都可以按下暂停键。

对于欧洲国家幼儿园、小学先“解封”的问题,许多家长有着不同的意见,有家长认为:欧洲的这个逻辑没毛病,幼儿园属于公共服务事业,是政府应该承担的服务责任,防疫也是公共服务事业,政府也要承担,疫情时期的常态化防疫不是老百姓的事,应该有专门防疫机构来完成,生病由医院救治,老百姓要恢复正常的生活。

有家长则认为欧洲的做法思路清奇,赚钱能有孩子的生命健康重要吗?幼儿园孩子年龄小抵抗力差,怎么敢拿孩子生命去冒险?我不需要孩子多么优秀,我只希望他健康快乐的活着。

还有家长认为,中国跟西方国家国情不同,不具有可比性。丹麦地广人稀,他们能做到一个班控制在十人以内,有足够的教师教学,有足够的空间活动,我们暂时做不到样,所以还是乖乖让孩子待在家里。

对于欧洲先给幼儿园、小学“解封”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欢迎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