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6日,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在今年3月,90后小伙冯浩与女友,及另一名徒步爱好者李志森组队进入羌塘无人区徒步穿越。进无人区十天后,冯浩突然抛下队友,自行离队、独自前行,目前失联已三十余天。目前,当地警方正在搜寻小伙中,冯浩的父亲也在赶往西藏的路上。

根据报道来看,三人选择了推行自行车携带补给,横穿的方式从日土县进入羌塘,横跨整个羌塘无人区,从青藏线的雁石坪完成穿越。而此行成员之一李志森,如果有人关注过应该知道,是在2017年春通过33天时间独自横穿羌塘之人,创下了横穿羌塘的时间记录。而这次约上了在拉萨开客栈的冯浩及其女友,准备再一次横穿羌塘。同时有网友在论坛上对整个活动,通过卫星通讯工具进行了直播:在出发第九天,冯浩当晚因未跟上队伍,直到深夜才找到露营地。此后直播中均未提及冯浩详细下落。直到李志森完成穿越发布求助信息后,才知冯浩因为自我感觉体力不支后,自行离队,从结冰的湖面上独行,抛下岸上的两名队友,从他们视线中消失。

其实早在2015年3月31日,青海可可西里、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三大保护区就发布过类似公告,严禁在羌塘保护区组织或进行非法穿越活动,严禁通过羌塘保护区向新疆阿尔金山、青海可可西里保护区进行非法穿越活动,对涉及保护区的违法违规行为将依法严肃查处。对因非法穿越活动造成保护区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的单位或个人,保护区将交由公安机关处理,直至追究刑事责任。这也就说明了从2015年起,私自穿越羌塘都已被列入违法甚至犯罪行为。与此同时在2017年李志森记录自己横穿羌塘时也提到过,进入羌塘时就被当地居民发现并被移送至保护站,后来趁天气绕过保护站才进入羌塘。在穿越即将完成时,也被执法人员拦截并拦车将其送出西藏境内。这说明有关部门对非法穿越羌塘打击力度也日益增大。

为何羌塘穿越被禁止?首先西藏羌塘、青海可可西里、新疆阿尔金山三大无人区连在一起,形成了我国最大的自然保护区群,也是青藏高原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基因库,分布有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等大型有蹄类野生动物,这一代极少受到人为因素影响,因此在自然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科学研究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科研和生态价值。徒步或者驾车穿越,都会对自然环境、动物生存等带来影响,包括对高原植被的破坏,对野生动物栖息地的破坏等。

更为重要的是,在羌塘进行任何形式的穿越,都具有相当大危险性。此前不少成功穿越者都有一定运气成分:最早徒步横穿羌塘的杨柳松,在前半段饮用水耗尽,最终在帐篷睡了两天等来一场雪才化解危机。在后半段因为体力、装备等原因改线从阿尔金山完成穿越,最后几天误判地图,丢掉所有辎重后幸好遇到探矿越野车才有幸脱险。组队纵穿羌塘的90后小伙棉花,在中途过河时不幸摔倒水中,随身携带电子产品无法使用,幸好遇到探险自驾车被赠送装备才完成穿越。而还有不少横穿羌塘之人到目前为止依然下落不明:包括连续骑行十条进藏线路的李聪明,在1年后有人在其线路上发现其单车和装备,才揣测可能是因为在结冰湖上探路调入湖中。而徒步纵穿的刘银川失联后,救援人员完成按照其路线从头到尾寻找,甚至动用了航拍等手段均未见其下落。同时在杨柳松的日记上也提到,在羌塘这个广阔的无人区,任何一个细微的错误都是致命的:例如用火不慎会让自己失去帐篷这一极其重要装备,对GPS和地图误判会导致迷路,甚至不小心打倒水壶都有可能让自己渴死。相信这一点在此前有穿越经验的李志森应该非常清楚。

而对于驾车穿越来说,出现危险的地方就会更多:2015年6月17日,来自江西宜春市的杨军等8位驴友通过“越野e族网站”纠集,汇集到达格尔木,开始了他们的无人区穿越计划,他们在穿越时犯下的第一个错误就是选择了错误的时机:夏季的无人区虽然温度够高,但河流全部融化,甚至还有不时出现的洪水、和与之相伴的陷车等。在路途中,一辆车子出现严重故障。队员们选择了弃车向其他车辆转移。为了防止严重陷车,括帐蓬、衣物都被丢弃。在横渡多格错人湖旁边的玉温河时,3辆车全部被陷最终通过卫星电话向公安求救才脱险。

因此这一系列的穿越行为,无论是被冠以“不是人人都懂的梦想”,还是“人类本能的探索欲望”,更或是“XXX国人需要有的冒险精神”,都没有违背一个事实,就是这是违法行为,在此之下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不成立的。在这个地球上未被“驴友”们涉足过的地方还有很多,这些地方都要用“探险”、“冒险”、“梦想”这些理由,用违法手段去满足一下自己的猎奇心和虚荣心,最终在论坛和社交网络发出所谓的“攻略”“游记”,被人膜拜才能达到目的吗?于此同时在这些所谓“户外爱好者”每次遇险时,官方和民间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搜救,也为政府部门带来了大量额外工作,以此保护他们的违法行为的安全:在寻找刘银川之时,西藏、青海两省的公安民警加上民间救援力量,前后两次冒着暴风雪和陷车、冰面不结实等众多致命危险因素前往搜救。而通过各种“自驾俱乐部”进行非法穿越遇险后救援的更是不在少数。

纵然人人都有各自梦想,探索未知世界是人类的天性。但我们也应当知道,穿越羌塘的违法行为并不能与这些挂钩。因为我们认识羌塘的过程,早在绘制这些地图的地质勘探队,甚至更早以前的人就代替了我们完成,我们最多只是借用别人的资料,来复制曾经其他人经历的过程。纵然羌塘很美,天与地很辽阔,但我们认识羌塘或者这个世界上绝美风景的方式,并不一定必须通过自己走那么一次,甚至是通过违法的行为。而人类的勇于探索和冒险,也不仅仅是通过这一种方式来体现,在科学研究领域,在各行各业的工作领域,都能体现出探索之处。即便想寻获风景,这个世界上没有发现的风景,也不远远局限于羌塘,这些地方并不一定在前辈们的攻略、路书上,而是在于自己的发现和寻找。因为让我们用探索未知世界的天性,去发现更多属于自己的美好,而非拿着别人的攻略路书去重复别人的事情吧

再度提示:同过羌塘保护区向新疆阿尔金山、青海可可西里保护区的穿越活动未经报备和许可均属非法,对因非法穿越活动造成保护区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的单位或个人,保护区将交由公安机关处理,直至追究刑事责任。同时也希望各类媒体,不要再对非法穿越经历,进行宣传,以免被继续效仿。

祝失联的冯浩平安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