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和2020这个猪鼠交接的农历新年太不寻常了!

自老母亲丧失家庭组织力以来,我们这个大家庭似乎就没聚齐过,加上留学的留学、上班的上班、退休离开的离开。

今年,女儿女婿说要回家看腿脚不便的外婆,留学加拿大的侄女也正好回上海找了工作,而母亲倚靠的老五家赶上乔迁,于是大家都决定回泸州过年。

早早的各家开始规划:订票确定日程、婆家娘屋怎样错日团年以及上坟祭祀等等。

春节一天天临近,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上超市、逛市场备年货,期盼着大家庭今年难得的团聚。

然而,一种据说祸起蝙蝠的新冠状病毒打乱了平静的生活。

大概元月初,无意中从电视新闻中得知武汉出现了一种不明原因的新型肺炎,但报道称其可控可防,不会人传人。

虽担心着在外地的孩子们,但说人不传人,也就没特别在意。

1月20日开始,武汉方面新型病毒肺炎的消息让人感到了情势不妙。

尤其是在钟南山院士否认了病毒不会人传染人说法后,我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远在外地的孩子们,天天地铁,扎人堆儿,太容易感染。

马上联系女儿,回答说香港早就开始防控了。

至于我自己,身处穹窿乡间,既没外出,隔着武汉也老远,多加注意应该就安全。

1月21日(腊月27)绕道隆昌探望长辈,喝了羊肉汤返回,晚餐后开始感觉胃肠不适,自以为照惯例节食两顿自会好。

然而,这次不灵验。

也不知是否楼上楼下的拆洗窗帘、冲刷花园受了凉,胃肠持续不适,到22日开始阵发性腹痛、腹泻,晚上甚至出现畏寒,体温在37℃上下。心里开始担心,虽说官宣的感染特征是发烧、咳嗽,但是,万一还有另类呢?

赶紧去药店卖胃肠消炎药,上百度搜索胃肠感冒有无低热症状,又仔细回想了隆昌羊肉馆的相关细节,当然也咨询了家中的大夫们,但还是不放心,电子温度计、水银体温表轮番测试,药量品类开始增加。比任何时候都更急切地想把病状控制下来。敏感时期,病不得呀。

若干年前,也是春节遇上急性胃肠炎还去看了急诊,但今年情况特别,交叉感染风险太大,惹上新冠病毒或被疑似就麻烦了。

这一天,手机、电视特别是微信朋友圈,武汉方面的各种消息井喷式的一拨一拨蜂拥而来,其他省市感染病例报道也不时刷新。

有专家开始呼吁:没有特别需要的,武汉人能不离开最好不离开,外地人能不去武汉的就别去武汉!

接着就有武汉封城的说法,空气中紧张的浓度开始上升。

除了熄灯睡觉,几乎一刻不停地刷手机屏,关注着新冠病毒感染的最新情况;也焦急地盼着自己身体康复,同时思考是否劝女儿女婿放弃回家团聚的安排。

23日上午,武汉市宣布封城: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全部暂停;无特殊原因的市民不能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一座超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宣布停摆,疫情的严重可想而知,国家遏制疫情的决心和魄力该多大!这样的举动史上空前。

泸州与武汉,虽然隔着一千多公里,但这座小江城的上空一样弥漫起了几多紧张的气氛。

市区政府各部门各种防控通知陆续出台,街道、小区物业电话相继调查动向,大小通知贴满单元楼门,成都宅区也来电调查家庭成员来往情况。

餐厅主动来电取消预订的团年餐,称停业闭店,影院、茶楼、歌厅被齐声关闭;人们被告知尽量宅在家里,不允许聚众娱乐、餐饮。

灯笼高挂、霓虹彩灯闪烁的城市,忽然清闲下来,空旷、宁静。

家里的医生们却要准备忙乎——院方通知终止休假,初二到岗。

担心着归途中家人飞机、动车上的风险,高峰人流中的病毒传染;纠结着是否劝阻他们回家,害怕自己倒霉中招染上孩子们,焦虑不断。

到了24日年三十,我们戴着口罩开车去到酒城花园,与已经回泸的兄妹陪老母亲共吃了年夜饭,日渐寡言的母亲脸上绽开了舒心的笑容。

又感受到了熟悉的年味儿,因为老母亲又出现在了餐桌上,虽然我只动了几筷子菜。春晚节目准时热闹地拉开了帷幕。正如自己猜测的临时增加了抗击武汉疫情的内容——唯一一个没有彩排却最感人的节目。

在这不寻常的除夕夜,坐在屏幕前自然难以聚精会神。不停地翻阅手机中关于武汉方面的消 息,不厌其烦地测量体温。

药物终于奏效了,体温稳稳地锁定在了37℃以下,胃肠的不适症状也好转。警报解除!靠在沙发上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就在万千家庭欢聚电视机前的时刻,陆军医院、华西、西南医科大学等第一批白衣战士正整装待发奔赴武汉前线。

一张张令人泪目的图片在微信中飞传。

万家团圆日,这些白衣战士却逆行出征,或许他们刚刚放下年夜饭的碗筷,或许酒杯还没盛满,他们也是为人父母、妻儿丈夫,却义无反顾!此刻,涌上心头的只有感动!致敬!他们是除夕夜中最美丽动人的风景!

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冷清的新年头。

商场、大街空荡荡的,大大小小的卷帘门紧闭着。

没有一家餐馆对外营业,我们兄妹便挨家轮流做饭。

其实各方都有通知禁止聚会防传染,但我们还没意识到自家人团聚也属犯忌:初一到初三,老三家、老二、老五挨家地轮转。

择菜、切菜、掌勺,大家齐动手,笑语喧哗,其乐融融,一种久违的祥和喜庆让人感到团年的温馨。

27日晚上,重庆表妹发来信息,称形势严峻出乎想象,她早已躲回学校闭门不出,并截图说有地方对重庆方面的人员也要进行登记,还说她们家今年的团年饭是取消了的,感叹我们家胆儿真大。

一席话警醒出我一身汗,赶紧通报信息,取消明日安排。老四家决定翌日返回蓉成。这一次,没有不同声音。

初四,全国宣布假期延长;上海、成都等规定节后返岗者居家隔离观察数日方可上岗,史无前例!

我们开始了客厅、卧室、厨房居家日日游。庆幸,咱屋顶还有个小花园。

少有如此勤快,洗遍了家中大小窗帘、沙发套子,又给花园修枝除杂草;日日睡到九点醒,三餐改为两顿吃------省事儿又养生;拿起话筒上全民K歌、热播电视剧一集不拉下。除了楼下买菜,天天都猫在家里。

只有一日,在窗外阳光的诱惑下,全副武装开车溜去了江边新建公园,虽空旷无人,但也时 时眼观着四面八方,只要瞅见5、6百米外有来人,便赶紧躲开。

这个春节,女儿女婿最终没能回家来,自然是遗憾。

但想想那一城坚守的武汉人,想想那些不分昼夜拼命加班保障物资供应的人,特别是那些正在与病毒拼杀的白衣战士们,还有啥可遗憾抱怨的?

今天,正月初九,离元宵节都还有整整一周!(有推测节后疫情会出现拐点)

从来没这样嫌假期漫长。

看园子里的草依然还是枯黄,不过桂树、梅枝已有了些许新芽,春天,正悄悄来临。

盼望着春暖花开日,期待着神州大地云开雾散,百花盛开!

(文中蝙蝠和拼图内容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