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独立以后,在美国建立的是大资产阶级和大奴隶主的联合专政。因此,十九世纪前半期美国的政治、经济的发展极不平衡:在美国北部发展起资本主义经济,而在南部则是奴隶制种植园经济占统治地位。南部奴隶制种植园经济是生长在美国资本主义社会肌体上的赞瘤,是当时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组成部分。南部种植园主要生产棉花,其中百分之八十输往英国,因此南部种植园又具有殖民地经济的性质。南方奴隶主对黑人奴隶的压迫是极端残酷的。黑人奴隶只是会说话的工具。他们带着脚镍在田里劳动,每天只能分到定量的玉米糊口,再加上奴隶主随意鞭管虐待,一个奴隶一般只能劳动七、八年就死去。

十九世纪前半期在美国发展起的这两种互相敌对的社会制度是不能和平共处下去的。两种制度斗争的焦点之一是如何处理西部土地问题。独立后,美国通过收买、战争等手段把领土从大西洋岸扩展到太平洋岸。南方种植园是粗放制经营,耕种几年土地就贫瘠了,需要向西部寻找新的土地。而北方的广大农民和资产阶级也强烈要求占有西部土地。斗争的另一个焦点是国内市场问题。南部棉花主要供给英国,北方工业资产阶级则要求保护国内市场和原料。因此北方主张实行保护关税政策,南方则反对。南方奴隶制把黑人奴隶束缚在土地上,影响倔佣劳动大军的形成,妨碍北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因此,美国内战是两种社会制度,即奴隶制度与自由劳动制度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

南方奴隶主猖狂进攻,企图把奴隶制扩展到全国。一八一八年新成立的密苏里州申请加入联邦。当时蓄奴州和自由州各占十一州,在参议院中,处于均势。一八二〇年美国国会通过密苏里妥协案:规定密苏里作为奴隶州加入联邦,从北部的麻萨诸塞州又划出个缅固州,作为自由州加入联邦,以后如有蓄奴州加入联邦,必须同时有一自由州加入。法案还规定,北纬三十六度三十分以南允许奴隶制,以北则禁止。一八五四年堪萨斯和内布拉斯加州要求加入联邦。这两州在三十六度三十分以北,本应作为自由州加入。但美国国会却决定由当地居民决定。于是南方奴隶主大批涌入,以武力威胁当地居民投票赞成奴隶制。北部工人和农民也进入这两州,同奴隶主进行战斗,形成堪萨斯内战。美国国会还通过法令,规定奴隶主可以到北方去追捕逃亡奴隶。这无异把奴隶制扩展到北方。

美国国内各阶级、阶层人民都掀起了反对奴隶制的斗争。黑人奴隶为争取自身解放而坚决斗争。一八三一年爆发纳特泰纳领导的奴隶起义。起义遭到镇压,泰纳光荣牺牲。美国广大农民积极投入反对奴隶制的战斗。一八五九年约翰布朗领导农民和黑奴起义。布朗也为消灭奴隶制而献出宝贵的生命。刚刚兴起的美国工人阶级在内战中组成工人营,为反对奴隶制作出了巨大贡献。在全国人民反对奴隶制的斗争不断高涨之际,美国工业资产阶级也主张废除奴隶制,在一八五四年组成共和党,领袖是阿伯拉罕林肯。一八六O年,林肯当选为美国总统,南方奴隶主遂发动叛乱,组成南方各州同盟,退出联邦。美国内战从此爆发。美国内战从一八六一年开始,到一八六五年南部同盟投降为止,历时四年。

美国内战就北方来说是正义的,是为解放黑奴而进行的战争。但是,内战初期由于资产阶级采取妥协政策,北方军队节节失利。在这种情况下,林肯在北方广大人民群众推动下,采取了一些革命措施。颁布宅地法,每人交十元钱就可领得一百六十英亩土地。公布解放宣言,自一八六三年一月一日起,叛乱各州奴隶为自由人。此外还采取了镇反、扩大军队等项措施,把广大人民群众发动起来。一八六三年战争发生转折,一八六五年南军最后投降。美国内战粉碎了南方奴隶制,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扫清了道路。内战具有巨大的历史意义。但广大黑人奴隶并没有得到真正解放,他们没有得到土地,重新沦落在资本主义奴役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