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书,总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先把《易经》读通后,再回头把《道德经》和《庄子》读通。所以悟到的东西,看问题的角度,和别人不一样。

老子和庄子的原话,很多人信手拈来,好像很上道的样子,但这只是皮毛而已。

大道至简,老子和庄子都已说破,但没人点破,真正厉害的人,毕生守住一个字:虚。

庄子的虚:虚空自己,定力最强大。

《庄子》的空船理论,很多人听过,故事是这么说的:

有两只船渡河,其中一只空船碰撞过来,即使是心胸狭窄的人,也不会生气。

如果撞过来的不是空船,而是有人在那只船上,这边的人就会赶紧喊:“赶紧撑开,赶紧避让!”喊一次对方没听到,再喊一次对方还是没听到,第三次就一定会骂人。

刚才不生气,而现在生气骂人,原因就是刚才船上没人,现在船上有人。

庄子说,如果人能像空船一样虚己游于世上,那谁还能够伤害他呢?

人在工作生活中,受到的伤害,基本来自自己敏感的自尊心,也叫自我。

我告诉大家一个真事。

我读书的时候是班长,学习成绩好。期末考试成绩出来,考了第3名,老师颁发奖品,我高兴地和同桌窃窃私语。

没想到,我们组一个同学,下课后就找我约架。说我和同桌交头接耳,说她成绩差,拖小组的后腿。

这是天大的冤枉。我跟她解释,她根本不听,一定要跟我打架。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现在中年了,才懂得,心理学上,这种叫“被害妄想症”。那个同学,成绩差,有一个自卑的自我心理,这种自我,导致她捕风捉影,草木皆兵,看见我和同桌窃窃私语,就映射出来,认为别人嘲笑她。

这种“莫须有”的事,是自我妄想出来的,自己却深信不疑,一定要找我打架。从那以后,那个同学从来不跟我说话,从学校毕业后,还在怨恨我。

在社会沉浮十几年,我观察每一个人的“自我”,也反省自己的“自我”。发现“自我”这个东西,成也是它,败也是它。

人和人互动时,自我会狡辩,会自我保护。

你会发现,那些做错事的人,第一反应不是承认和修正,而是寻找借口,推卸责任,这就是“自我”的条件反射。

我以前工作的时候,自己没做好,被领导骂几句,我的本能反应,就是气愤,委屈,难过。这是自我的反应。

修行到一定境界,就要慢慢放下自我,否则就无法突破。

一个放下自我的人,人生会截然不同。

现在每天也有人骂我,但是,呵呵!我转身就忘记了。因为没有自我,就没有伤害,心中空空的,什么难听的,好听的话,装进去就随即漏出来了。

一天朋友找我,说看你朋友圈,好像你有事?

我反问,什么事?我不记得了。

她随即大笑,你果然是当日事,当日毕啊。

自我,也叫我执。放下自我,放下我执,是一个很艰难的、缓慢的过程。一旦放下,就虚空了,从此内心才真正强大起来。

老子的虚:虚空而无所不能。

《道德经》说:“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天地之间,如同烧火时推送风的风箱。虚而不得穷屈,动而不可竭尽。

一个人放下自我,虚空的心境,才能和自然天地合一,古人叫天人合一。

内心自然和谐,言行顺其自然,无为而无所不为。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比如说,我自己写过几千篇文章,但是一个字都想不起来,写完就放下了,忘记了。只有回头看,才知道,哦,这是我写的。虚空的心,藏不住任何东西,同时,也能藏下任何东西。

我写作是没有计划的,永远不知道第二天会写什么?当第二天睡醒,坐到电脑前,自然就会知道要写什么。

如果不能保持“虚空”的心境,一个人的灵感,是非常有限的。一旦放下自我,虚空中会有很多东西衍生出来,你只需要捕捉一下,像抽丝一样,轻轻拉出来就可以了。

人最厉害的能力,不是原创,而是显化。

这个宇宙,这个自然世界,本来什么东西都有,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把它从虚无中显化出来。

华为不是推出一款自己的操作系统,名字叫鸿蒙?

《庄子·在宥》说:“云将东游,过扶摇之枝,而适遭鸿蒙。”

鸿蒙,最原始的记载,是指开天辟地之初,那种混沌的自然元气,是孕育万物的根源。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当人保持虚无时,就接近了鸿蒙,也就洞察了一切。这就是大道,不可言,知道就是知道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是说出来的。

回到生活本身,虚无,先是放下自我,让自己慢慢变得强大;然后再慢慢悟到更广阔的天地,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人的身体,被固定在这个物质世界,而人的意识,是无所不能的。不给自己设限,毕生保持虚无的人,才能创造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