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马振强 策划阿迪民

不知道各位朋友有没有这样的体验。当你在刷某宝的时候,系统会冷不丁推荐些奇怪的教程,比如教你用茅山秘术挽回情感,自学符咒增加人缘财运。

但其中有一类商品看上去更有吸引力——清明梦教程。

卖家称,下单后你将会收到一系列PDF。按照教程学习后,就能控制自己的梦境。

仅可以梦中飞行、穿墙而过,还能遁入海底、太空遨游。

在看到这样的介绍后,相信各位朋友一定既好奇又怀疑:这是不是无良卖家结合《盗梦空间》、伊藤润二、VR游戏炮制出的商业骗局?

但其实,“清明梦”并不是卖家生编硬造的概念。知乎、贴吧上随手一搜,我们可以看到各种相关讨论。

而我本人也从09年到15年,在梦里玩了7年。我记录了十一本梦笔记,大概有三分之一都是清明梦。

我第一次观看今敏监督的《红辣椒》,感觉极为震撼,从此入了研究清明梦的坑

这几年里,做梦、做清明梦已经成了我重要的生活方式之一。我做过的梦很多:飞天遁地有过,创世纪有过,体验电影式的剧情有过,当然搞黄色的也有过。

大家可先别急着在某宝搜教程。不妨先听我给大家讲讲清明梦的体验和观察、思考。或许清明梦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咱们说的清明梦,也叫清醒梦。意思是做梦的时候意识保持清醒,有时能直接控制梦的内容。

那么做清明梦,到底是种什么样的体验?真的能在梦里为所欲为吗?

我可以给大家还原一下,我曾做过的一个清明梦。

当时梦中的我,正在一间低矮的教室上课。教室中坐着一群人,他们好像分为两个帮派,分别穿着红色和黄色的防护服。紧接着,这两帮人开始撕打起来。而穿黄衣的人突然拎起刀向我走了过来。

黄色防护服的质感非常真,有颗粒感的细节,但是多人动态时,视觉就开始变得不稳定

这时,我感觉自己的视觉开始变得不稳定,于是转头,在一条两边有小丘陵的土路上奔跑。我感觉自己需要一个庇护所。于是,一座哥特式城堡在梦中浮现了出来。

在逃跑的过程中,我能感觉到脚下踩着干泥巴,土路上有着草和小石头;但城堡像是打印出来的,缺乏细节。

这座城堡有个木门,不高。梦中的我并不想敲门,所以让人来开门。来者居然是穿着燕尾服的陈勋奇,身材却是个侏儒。

梦中的陈勋奇比现实中胖一些;陈勋奇在开门时,梦中还有《东邪西毒》原声BGM响起(陈勋奇老师请见谅)

陈勋奇带着我走向一个极高的通道,两边有像教堂的彩色玻璃窗,但地上布满了骷髅。

梦中的彩色玻璃细节很模糊,透过玻璃的光线本该是彩色的,但在梦中却是自然光

最后到了一堵高墙面前,陈示意我上去,于是我将墙上的砖按顺序一块一块地缩进了墙体里,踩着凹陷的墙缝爬了上去。

到了顶部,是一个八面拱门的凉亭式阁楼,但是周边没风景,所以我运用想象将其他的拱门用石块封起来,只留了一面拱门,用了被夕阳照射的海浪做外景,光线很漂亮。

视线回来以后,一个短发的裸体关之琳,趴在一块红色的地毯上看我,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此后,我眼中的事物开始忽大忽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融化,随即醒了过来。

海水和夕阳的感觉很真实。但关之琳的质感不是很好,皮肤实在缺乏质感,实属遗憾

刚才给大家讲的,是我学会做清明梦5年后做的一个梦。整体感觉就像是在玩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

在梦中我不仅有清楚的意识,还能够凭自己的想象,对场景和自己的行为做出一定的选择、改变。

梦也可以是第三人称视角和无主体视角,不知道大家做梦时有没有体验过

但给大家讲这个梦境,并非是想渲染清明梦有多玄。其实也想侧面告诉大家,清明梦并不是100%完美的。

第一,你的梦可能不会像现实生活看到的那么清晰。

这就像是在玩即时演算的游戏。我们的“算力”是有限的,一旦我们想要创造特复杂、还带交互的细节,比如视觉、听觉效果爆炸的电影级场景,就很容易从梦中醒来。

第二,哪怕梦中呈现的景象再怪诞,一定都是由我们已知的事物,和经历的细节所组成的。

拿我这个梦来说,梦中出现的陈勋奇、关之琳、城堡。它们在现实生活中都能找到“原型”,这些原型就像做梦的“素材”。它们就源于你的生活体验,比如电影、音乐、故事,甚至吃喝拉撒。

一般的梦是将许许多多的素材拆解成更零碎的细节,再以非逻辑的方式组合起来。

而清明梦是在一定程度下,按照自己的意志组合这些素材。

所以,清明梦更像是一种“技术”

但想要熟练掌握,需要一个漫长、不断试错的过程。抱着猎奇和走捷径的思路,你可能很快就会被劝退。

讲到这里,一定有人会质疑,清明梦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

其实,清明梦从发现到认识,经历了挺长一段过程。展开讲能从庄周梦蝶说到《盗梦空间》。

但讲点实际的。80年代早期,一位叫Stephen LaBerge的心理学家,就通过脑电图测量证明了清明梦是存在的,且始于睡眠的快速动眼期。不仅如此,他还总结出了一套做清明梦的方法。

Stephen LaBerge关于清明梦的著作

现在,我就结合前人的总结和我个人的体会,教大家做个清明梦。

第一步:记梦

记录梦境是一切的开始。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努力回忆,把梦的内容记录下来。最好能把笔记本、录音笔放在枕头边,半梦半醒的时候把梦的剧情、自己的情绪、感官体验统统记下来,然后经常翻看,回忆你记录的梦。

清明梦贴吧里,经常有人记录自己的梦。不断地回溯、熟悉梦中的感觉,有助于你在梦中保持直觉般的反应

第二步:日常观察

刚才讲到,做梦需要日常生活中的大量素材。所以平时要做观察。

有朋友可能觉得,自己每天都会看到很多东西,素材积累的不少啊。

但一般来说,人们更容易理解和记忆有一定逻辑性、故事性的东西,却往往会忽视细节。

比如男孩儿关注一个姑娘,可能只记住了姑娘的胸和腿,却忽视了她的发型、睫毛、穿着等细节。

所以,提高日常的专注力和对场景细节的记忆也很必要。这相当于给梦境提供庞大的素材库,只有这样,你才能在梦中将这些纷繁复杂的细节重组并运行。

第三步:知梦

想控制梦境,前提是梦中你得知道这是在做梦。这可以通过很多方法验证,比如扳食指,能扳到手背就是在做梦;也可以捏鼻子,能呼吸就是在做梦。

我的秘诀是在梦中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从哪里来因为梦中的时空几乎都是随机的,可以在任何时候出现在任何地点,只要仔细想想:我从哪里来,很快就能发现自己在做梦。

同时,结合第一步的记梦,我们可以进行知梦的强化:

四步:控梦

控梦的难度相对较高。因为在梦中,你必须根据对事物的第一反应,来决定梦中的某种事物或行为的状态,不能犹豫,否则就会醒。

举个例子,有一次我在梦中决定尝试飞翔。但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这种体验,这时候我收集了脑中有限的中学物理知识。想起了“热空气是可以上升的”,就调取意识中“热”的感觉,加热自己的血流,很快我就能够感觉到腿上的数亿个毛孔逐渐扩张,热所产生的能量喷薄而出不断加大,腿毛纷飞,于是我在梦中有了第一次飞行体验。

强烈推荐一个VR游戏:Tilt Brush,忽略掉操作,与清明梦的感觉非常相似

这个过程听起来并不困难,在现实中,我已经运用想象力来完成过许多遍了,通过预案让自己相信,我的确拥有飞行的能力。但相信二字,是许多试图控梦之人极难跨越的门槛。需要用想象力来构筑整个世界,再用时累积的素材来填充架构。

你需要通过大量的哪怕是意淫式的【知】来抵达【信】这个状态,我称之为“去马赛克化”:试想,如果不是鉴赏了大量的步兵老师,你又怎么可能做到“心中无码,眼中自然无码”呢?

讲完了方法,相信有的朋友已经准备躺下试试了。

尽管梦境充满了浪漫的神秘感,清明梦也被充满好奇的人们认知和追逐。

但尝试之前,我还是建议大家斟酌下。

一方面,清明梦需要长期坚持的不断训练、试错。

另一方面,即便这个时代信息获取已经十分方便。但不得不说,关于清明梦的信息,仍旧存在着不对称。

在百度贴吧中,就有一个清明梦吧。

百度清明梦吧,目前累计发帖311万

清明梦吧关注达40万人。其中汇聚着很多想学习清明梦的人,不断发帖询问,或是分享自己的经历。

但值得一说的是,人们看似都在追寻控梦的浪漫、神秘。但长期观察贴吧,你却会发现其中隐藏的现象,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单纯。

清明梦吧的相关搜索,十分耐人寻味

上文讲过,清明梦可以被科学证实的技术。清明梦吧本身也十分避讳将控梦和“玄学”扯上关系。但贴吧中依然会夹杂着各种“迷惑言论”。

比如这位老哥,借鉴了所谓的“双修法”,教吧友们想象异性裸体控梦?

而在贴吧中,有种脑洞大开的说法,叫“联机”。就是两个人共享同一个梦境。尽管贴吧里大多数人认为这在短期之内不可能实现,但依然有人执着于此。

这位老哥因为发言过于神棍,被吧友群起攻之

清明梦中,除了梦中知梦,还有另一个主要的技术流派:出体。意思是通过训练“鬼压床”的状态,来达到肉体入睡,但意识清醒的清明梦,梦到自己的意识脱离了肉体,在现实当中起床,活动,甚至有人许多人号称看到自己的肉身还在躺在床上睡觉或许是这种体验太过玄幻,不仅有人把这种清明梦和“灵魂出窍”联系在一起,还有老哥教你念咒强身健体。

同样,在“玄学民科”之外,贴吧中也有人在练习清明梦的过程中,感到了身体不适。

这位吧友在控梦后,发现身体开始虚弱

知乎回答,控梦时会经历可怕的场面

但在清明梦的练习者中,也有人走向了商业道路。

明梦吧用户追梦蚂蚁,创立了梦控师学员,将清明梦商业化

而在某宝上随手一搜,除了开头我提到的教程。你甚至可以看到很多和清明梦相关的商品。

比如这个“控梦眼罩”,被贴吧吧友一致视为“智商税产品”

甚至有的商家在所谓“定制”清明梦的介绍中,直白地强调,可以让用户在梦中升职加薪,“***过把瘾”。

不 堪 入 目

自此,我又回想起了前几年自己练习清明梦的经历。梦境固然美好,但转瞬即逝。我的受益之处,可能是通过练习,能坚持完目标;通过观察积累“素材”,让我对世界的理解上升一个层次。而不断的控梦失败、再尝试,也让我面对失败更加坦然。

所以,为什么我现在几乎不玩清明梦了呢?首先,这是个非常消耗精力的长期爱好,黑眼圈是不会骗人的。其次,清明梦中的经历让我明确地意识到,只要满足条件,我们的思想就可以建构世界。

比起易碎的梦境,脚踏实地地一点点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种不会一触即溃的快乐,不是更加美好,更值得我们追求吗?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