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读过《史记》的朋友们,在看到《周本纪》时都曾发现过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长达500余年的东周时期,有关周王室的记载竟然比不到300年的西周时期少了很多。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情况,应该与咱们上次提到的,平王那“放飞自我”的封赏有关。正是由于姬宜臼给予了那些拥立他的诸侯许多破格的奖励,才让身为天子的他连威仪也跟着飞走了。因此,东周一朝的天子从平王开始就变得越发形同虚设,几乎没有什么事迹可写,便导致了太史公对他们的记载都变得惜墨如金了。

平王封赏有功的诸侯

可是,周王室的故事的确是变少了,诸侯国中的故事却越发地多了起来。今天既然是整个东周时期“诸侯国史话”的开篇,咱们就按照上次文末的约定,来说一说秦国当时的一些事儿。那咱们今天要从何讲起呢?在下想从平王敕封秦襄公为诸侯讲起……

喂!作者“闲叙”你先等等,怎么还讲襄公始列为诸侯啊?上次你说平王封赏的时候已经讲过了啊,今天怎么聊重复的内容啊?各位别着急,在下可不是要讲重复的内容,实在是上次为了说明平王的放飞自我,不得不提到襄公的受封。但当时我讲得很简略,远比晋国文侯受命要少得多,为的就是这次能有新的内容告诉各位。所以,大家且先耐住性子,听在下一一道来。

让秦国始封诸侯的秦襄公

其实,襄公在护送平王到达雒邑后,很快便带着秦国的部队赶回了西犬丘。毕竟,此时被申国请来的西戎诸部还在岐、丰一带打秋风,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难怪申侯没能得到什么奖赏,他酿成的大祸真是贻害不浅,没受到惩罚已经是天子的恩泽了)。再加上秦国的疆域远在西域门户之地,襄公长期不在国内的话,担心会有戎人对秦国发起袭击。所以,秦襄公没等平王给他奖励,便跟天子请辞回到了秦国。不过,咱们的平王还是非常有情有义的,襄公既然没能留在雒邑领赏,他就派人去替自己把赏赐送到秦国去。而这位接受了平王派遣,给秦襄公送去奖赏的“钦差大臣”,便是咱们之前文章提到过的,贤臣尹吉甫的次子尹伯封

只见伯封领命从雒邑出发,一路西行向秦国行进。途径周朝故都丰镐时,看到了被战火摧残后留下的断壁残垣,以及在废墟上长满的郁郁葱葱的黍稷,仿佛是要把周朝曾经的繁盛都掩盖住似的。伯封见此情景不由得悲从中来,一直彷徨在原地久久不愿前行。可他毕竟还有使命在身,不得不继续西行。所以,伯封只得作了一首名为《黍离》的诗歌,发出“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的慨叹,为周朝的衰落而惆怅

《诗经·国风·王风·黍离》赏析

当然,这首诗歌幸运地保存了下来,就收录于《诗经·国风》之中,喜欢的朋友可以去读一读,体会一下这位“钦差大臣”当时的心境吧。在这里,鄙人就不过多赘述这首诗歌和这份忧愁了,咱们还是跟着伯封一行人赶紧前往秦国见襄公要紧。

待伯封到达秦国后,襄公自然是出门恭迎、盛情款待,整个秦国都在感谢天子的恩泽。当襄公得知自己终于获封伯爵,加入到诸侯的行列,还拥有了岐山以西大片土地的所有权时,那份喜悦想必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于是,襄公一面筹建使团,准备了文书和礼物,开始与各诸侯国进行“通使聘享”的外交之礼。一面又命人准备了骝马、黄牛、羝羊等祭品,在西畴祭祀白帝少昊

也许说到襄公祭祀各位又要发问了,这位秦国国君为何不祭天、不祭地,也不祭祀先祖,却偏偏祭祀起白帝少昊来了,这是唱的哪一出呢?其实各位有所不知,白帝少昊主金德,而金在五行中属西方,秦国又发迹于岐西之地,因此襄公要祭祀白帝来祈求他护佑秦国昌盛。另外,还有更不为人知的一点,便是少昊其实也是秦国的祖先。因为,就目前大家所熟知的大费伯益乃是秦国和赵国共同的先祖,而从伯益往上追寻,又能追溯到白帝少昊身上。所以,秦襄公祭祀少昊一方面是祭祀西方主神,一方面也是祭祀自己的祖先,当然是再正确不过的了。

白帝少昊亦是秦人的先祖

那襄公在获得爵位后,又是跟其他诸侯通使,又是祭祀先祖少昊,接下来他就该筹划一下如何跟戎人交战,把岐山以西的土地划入秦国疆域的事了吧。可岐山以西的土地如此广大,四周又都有戎人在活动,襄公该先往哪边发展呢?答案是襄公决定要秦国的部队从西犬丘向东出发,尽快打到岐山去

看到这里,大家一定会想到秦襄公此举是在清理秦国与王畿之间的戎人势力,好让秦国尽快与整个王朝接壤,从而能有个安全的大后方。但事实上这仅仅是其中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则是襄公看准了富饶的宗周之地(即丰镐一带),希望秦国能到那里去发展。可是,明明平王只敕封了岐山以西的土地给秦国,襄公怎么能占领宗周之地呢?莫非他有了非分之想,要夺了周朝故都造反么?

大家可千万别多心,这并非是秦襄公动了什么歪脑筋,实在是平王自己又多嘴了,才给了秦国这向东发展的好机会。因为,伯封此次前往秦国,除了带来封爵、赐地这些正式奖赏外,还捎来了一句平王要传达给襄公的话。正是听了这句话,让襄公瞬间燃起了斗志,恨不得立刻就要跟西戎奋起一战。那平王的这句话是什么呢?这便是《史记·秦本纪》中记载的:“戎无道,侵夺我岐、丰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

《史记》中平王对秦襄公许诺的记载

这下大家应该都明白了吧,由于此前西戎“响应”申国号召,一起围攻了王城丰镐。虽然在幽王被杀后,申、缯两国早已退兵,但西戎的很多兵马依然游荡在岐、丰一带,享受着难得的打秋风时刻。然而,此时的平王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天子,当然不能允许他们继续在王畿之内撒野,便想让秦国替自己分忧,把这些强盗赶走。可姬宜臼本是为了让秦人更加卖命,想给襄公一些鼓励,却许下了“秦人打到哪就能拥有哪”的这种不过大脑的承诺,怎能不让襄公和众多秦人激动呢?

于是乎,襄公带领整个秦国以最高效的方式进行备战,又火速向东进军,一路上披荆斩棘、势如破竹,很快就打到了岐山之下。可正当秦国打算跨过岐山继续向东挺进时,一个噩耗传来了,襄公不幸于军中离世,终止了此次秦人的行军。虽然对于襄公来说,没能亲手将秦国送到岐丰之地是他人生的遗憾,但他此前所做出的功绩以及这次非比寻常的进军足以让后世敬仰了。这不,《诗经·小戎》这首诗歌就写到了此次出征,应该是对当时情景最好的写照了。

秦军斗志昂扬,一路东进

随着秦襄公告别了历史舞台,他的儿子文公也登上了秦国国君之位。可是下一次,咱们却不能继续留在秦国,而是要把文公带领秦国发展的故事先往后放一放。因为,就在秦国与西戎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东边也发生了一些摩擦,在下有段时间没提到的齐国,这次终于又有行动了。那齐国此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摩擦又是什么呢?咱们下次再叙。

【关键词云图简史】

为了方便广大史学爱好者能快速回忆起相关的历史内容,作者“闲叙春秋”将在每篇文章结尾奉上“关键词云图简史”,通过8-12个关键词,帮助大家回忆文章内容,希望各位读者喜欢。

本文关键词:秦襄公东征、未领赏、先归国、伯封传赏、感伤故都、封爵赐土、通史祭享、平王一诺、进军岐山、卒于军中、文公继位。

关键词云图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