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自网络

文:小禾篼(一个养着生不熬夜,愿意听你讲故事的理工女)

盼望着,盼望着,经历了7月的炎热,挥别了8月的暑假,熬过了9月的军训,眼巴巴的望着后半年的最后一个小长假,数着临近十一假期的日子——是终于有一小段可以名正言顺回家、偷偷休息的日子。

金秋的十月是收获的季节,也是一年中农院小家里最繁忙劳作的时期。长辈们都在讲,种地是最辛苦的,我却总喜欢跟着他们往地里走。因为地里会有泥土的清香,会有坠着的长长豆角、爱穿紫衣的茄子小姐,还有隐藏在田间地头的各种小惊喜。

提着锄头、蹬着车赶将到田间,总不住的四下张望,像是终于回到了久违故乡的离家老人,眼前是那已经长大的孩子们:青绿的麦谷换上了金黄的晚礼服,娇羞的低下了头颅;轻风吹过,成熟的玉米摇着柔软的穗发,低声相和;花生肯定是个内向的宝宝,不愿意轻易崭露头角,纵着自己藏在田地间,被人寻到时,也只顾闷着头不爱说话;抬头间也会满是惊喜,肆意盛开着的野花小草在田间舞着,伴着清脆的虫儿歌唱,摇曳着身姿。

不同于南方“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的清幽,北方连赏花都自带着一份大气。不论是黄巢那声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自带着冲破天际的呐喊,还是岑参铁汉柔情中“遥怜故园菊,应傍战场开”的款款思量,借着天高气爽的晴空,硬是给秋日添了几分豪爽之味。一瓣一花,一树一景,一眼一念,逃离了繁忙的工作,避开了挤挤嚷嚷的热门景点,有时间回归田园与最初的家,踏着小步、哼着歌,或许这份难得的清闲就是‘十一’假期送给我们最舒服的小礼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