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日本战国时代他为家族利益成为安宅养子尽心辅佐主家却遭杀害

日本战国史网站曾经有一个有趣话题:哪家兄弟档最强?日本公认九州南端的岛津四个兄弟是最佳兄弟档。接下来就是“三矢之训”闻名的毛利家。但京畿曾经的风雨人物三好四兄弟却被大部分人忽略了,今天就来了解一下四兄弟中的安东宅康。

一五二八年,三好元长的三子神太郎出身。三好长庆成为家督后,下令神太郎成为淡路岛知名水军家族安宅氏的养子,因此元服后神太郎改名安宅冬康,官位为摄津守。

淡路岛是东四国赞岐和阿波前进畿内的前哨站,地处枢纽。活跃于纪淡海峡的淡路水军,和熊野滩的熊野水军、播磨滩盐饱诸岛的盐饱水军同为濑户内海东边的知名水军。长庆一定是了解强大水军是日后进出畿内的靠山,才会要神太郎成为安宅的养子,以便日后可以因地缘关系予以掌握。

一五四七年的舍利寺之战是目前史料中安宅冬康最早的参战记录,但应该不是初阵。东康在此役领兵和兄长义贤会师,合攻高屋城。两年后的江口之战,冬康率领的淡路水军搭载弟弟十河一存的赞岐军,左右了该役战局。长庆正因为有这两支援军加入,才敢毅然夜袭,在六角氏援军到来前硬是让三好政长含恨战死,往畿内霸者的目标更前进一步。

四兄弟中,冬康的个性最仁慈、温和,即便已经出养,在三好家中依旧拥有很高的人望,安宅水军众也都乐于接近他。冬康还被称为“能书歌人”(擅书法的歌人)、“毫无隐藏的歌人”、“即便在阵中也与歌书形影不离”。

日本战国时代虽然不乏会汉诗的武将,日本传统文学中的和歌则多只有公卿贵族才能掌握,因此冬康与其说是武将,不如说更像文人雅士。当时这样温文儒雅的冬康面对兄长长庆的高压统治毫不退让。

据说曾经发生这样一段故事:有人送铃虫给冬康,他细心照料这夏天的虫使其活到冬天。冬康对兄长长庆说:“即便是铃虫,只要用心饲育也能长生。”借此讽刺兄长长庆的弑杀。

三好义贤在久米田之战轻敌战死后,长庆的弟弟只剩冬康,他必须帮助因两个弟弟之死而丧志的兄长,还要辅助刚刚元服年轻气盛的侄子筑前守义兴。五月,卷土重来的三好军在教兴寺一役重创畠山高政,冬康成为岸和田城主。

隔年八月二十五日,长庆的长子筑前守义兴暴猝于芥川城。关于他的死,一直以来都有被松永久秀毒杀的说法。义兴的死让长庆崩溃,四十二岁的长庆痴呆衰老犹如八十老翁,此时的他能信任的只有同胞手足安宅冬康和女婿松永久秀了。

对主君之位虎视眈眈的父亲,先对公卿放出谣言,让当时的从三位权中纳言山科言继在日记《言继卿记》中写道“冬康有逆心恶行”。久秀将谣言见效,鼓足全力在痴呆主君面前进谗言,说冬康“有逆臣之闻”。

失去判断力的长庆,于一五六四年五月九日在晚年的居城饭盛城杀害亲弟弟。此举是否单纯受松永久秀的蛊惑可能还需确认,从文献中很难确切得到当时长庆的精神状态与心理。或许他不希望看到冬康成为养子义继即位后的阻碍而假装听信谗言除去也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