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国内被新冠肺炎疫情搅扰的时候,国际上曝出了一条新闻:继东非蝗灾之后,红海两岸蝗灾规模继续扩大,已影响也门、沙特阿拉伯、阿曼。此外,受强季风影响,大量蝗群一周前抵达海湾两侧,“造访”了科威特、巴林、卡塔尔和伊朗西南海岸区域。我们的邻国巴基斯坦也因蝗灾于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国家紧急状态。

为什么会有蝗灾?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本月闭幕的非盟峰会上指出,气候变化是蝗灾加剧的重要因素。

本次蝗灾已持续数月,多个国家遭受损失,且规模在继续扩大。沙漠蝗虫席卷了从西非到东非、从西亚至南亚共20多个国家,蝗灾面积总计1600多万平方公里,其中非洲之角最为严重。非洲之角国家已有超过2000万人陷入粮食危机。

蝗灾能造成什么危害?

可能有的人说,小小蝗虫能造成多大的灾害。在农村的田地里,也有不少的蝗虫,小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抓来玩,拿根草绳穿一串,更有甚者,直接拿来油炸吃。(经过这次疫情,蝗虫以后也不要吃了)

我们能这样平静的对待,是因为数量少。而能称之为蝗灾,那蝗虫的数量可谓数不胜数了,直接造成蝗虫过处,寸草不生。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可是闭上眼想象一下,天空中乌压压的蝗虫飞来,一颗农作物一只蝗虫咬一口,那么多蝗虫聚一起,绝对能啃的干干净净。

古时候是否发生过蝗灾?

说到蝗灾,虽然近些年我们国家很少见,但历史上蝗灾是当时非常严重的自然灾害,且发生频率非常高。每次蝗灾过后,大量农作物死亡,农民颗粒无收,常常出现饿死的情况。

以清代为例,根据对《清实录》和方志等材料的统计,清代268年,没有蝗灾记录的年份只有14个,共有3700余县次的蝗灾。有蝗之地最北至黑龙江省、吉林省,最南达到广东海南岛崖州地区,西边越过甘肃的西界,最西至新疆疏勒府地区。重灾区是在河北、河南、山东、安徽、江苏、山西等省。清代的特大蝗灾首推咸丰年间的蝗灾,著名的历史学家李文海将此灾列为“中国近代十大灾荒”之一。

进入民国后,政局动荡,兵火连天,我国又经历了三次蝗灾高发期,1927-1931年、1933-1936年、1942-1946年,每次约持续3-4年。其中1933年蝗发异常剧烈,被称之为“中国蝗感年”,当时全国12省发生蝗害,重灾区为苏皖湘豫冀浙鲁湘陕晋9省。20世纪40年代,河南、陕西、山西、湖北的蝗患由黄河泛滥区荒地繁殖而蔓延,成为华中蝗虫新繁殖区,1943-1945年出现大蝗灾,为历史罕见。1949年后,我国通过多方生态学治理,蝗区发生面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400多万公顷,到七十年代末减少到100多万公顷。

所以,从古至今我国蝗灾的发生频次着实不少,经过多次的抗衡,我们在灭蝗战争中积累了很多种方法对抗蝗虫灾害。

为啥鸭子治蝗效果好?

经过多次实践,科学防治蝗虫可以采用药物杀灭,也可以采用生物防治。从环保角度考虑,自然是生物防治的好处更多,“前者灭杀成本高,还会有农药残留,后者不仅没有环境污染,还能修复生物链,一举多得。”

生物灭蝗办法曾经也考虑投放青蛙、鸟类。“它们同属蝗虫天敌,但纪律上‘散兵游勇’。蛙和鸟类只能在指定区域完成灭蝗任务,一旦蝗虫转移,它们不会跟随作战。这样一来,我们需要重新到受灾地区投放天敌。一来成本增加,二来有些物种可能受环境限制,并不适合投放受灾区域。”

相对比,“鸡鸭军团”作战能力更胜一筹,“鸭子喜欢群居,管理起来比鸡更方便,生命力、觅食能力、抗寒能力也更强,适合野外生存。”

同时,放一只鸭子相当于灭了蝗虫全家。卢立志给出数据对比:“一只鸡一天能吃掉70只蝗虫,一只鸭子则能吃掉200多只,拥有三倍作战能力。而且鸭子吃蝗虫完全是地毯式‘搜捕”,连蝗虫的蛹都不会放过。”

加上鸭苗长成后肉质鲜嫩,灭蝗“退役”后还能成为当地居民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带来经济收入。

所以,最终论治蝗效果,“鸭子军团”完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