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久以前,会不会针线,是评价一个女人的标准之一。现如今,随着社会的开放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女子的地位已经和男人一样了,而且生产科技的进步也不太需要那些针线活。现在针线活一般多用于制作一些收藏或者手工艺品。

不过在一些偏远的地方,还是有很多人用针线做一些鞋、鞋底或者其他的东西作为生活用品或者装饰。

柏杨坝镇的叶红霞女士,从事针线活已经几十年。说起开始学习针线,还很有点趣味。在叶女士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时,一个来自四川的家庭迁入柏杨坝镇,当时一同迂入的有一个姑娘。这个四川姑娘可不简单,做得一手漂亮精致的针线,叶女士看了就觉得很羡慕,心里也想象这位姑娘一样,做出漂亮的针线活,既能做一些用品自己用,也能卖些钱,做得好了还能得到周围人的赞赏,就是出于这么一个不算“高尚”却很真实的理由,叶女士开始学习针线。

人们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一句话用来形容叶女士,再合适不过了。有的时候,太复杂的想法也许反而会阻碍人们的学习,仅仅从兴趣出发,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叶女士跟着那位四川姑娘学了几年,后来在家一直不间断练习,慢慢的针线活做得越来越好,在这30年中,她陆陆续续的做了上千双袜底,还有很多布鞋和其他的刺绣作品。除了送人和卖掉一些之外,目前自己还存有两百多双。

这些作品每双的花纹都不一样,摆在一起花花绿绿的很是好看。虽然技术是跟着四川姑娘学的,但是身为土家人的她从小受到了本地文化的熏陶,所做的鞋底和其他刺绣作品带有很明显的土家族特征。更难能可贵的是,每件作品的图样都是她自己构思创意的,这点实在让人佩服,200多件作品,每一件都不同。而且据叶女士说,她送出去和卖掉的那些,每一件也都是不一样的,试想一下,1000多件作品,每件都不同,光是构思创意都相当的费脑筋,更别说一针一线的缝制了。所以,她用了整整30年。

30年,一个女孩子现在已经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岁月带走了她的青春,却留下了如此精湛的技艺和这么多精美的作品。一个人因为兴趣,花了30年的时间去做一件事,如果没有结果,岂非太不公平?但是老天爷显然是公平的,从这满屋子的布鞋、袜底就可以看出。

很多人不相信,或者更多的人是做不到,当你对一件事倾尽心血,只要经历过时间的磨砺,必然会有好的结果。在这里,我觉得对于她怎么做的过程已经没必要在敖述了,过程都是那几步,学起来不难,做起来也不难,难得是30年一直不间断的做。

现在的年轻人,我也是其中一个,总是幻想着一步登天,看到叶女士所做的一切和听到她的故事之后,我在反省自己。或许梦想总是该有,但是实现梦想的方法却只有脚踏实地一途。在我人生不长的前20几年里,我有过很多兴趣,很多梦想,但是坚持下来的有几个呢,如果当初选择了一个之后,坚持不懈的做下去,是不是也会有一番小的成就呢?但我应该还来得及,从此之后,我会守着一个梦想,坚持不懈的去实现它。等到几十年后,我也把我的作品摆在面前,或许我会感到欣慰。

民间工艺传承,传承不仅仅是一种技艺,也是一种文化——我们土家人的文化,也是一种精神和意志的传承。它告诉我们,一个民族存在的原因,是认同、是归属也是理念的传递。我们这些年轻人很有必要在前辈的生活经历中,吸取经验,学习他们为人处世的态度和对自己的坚持,将这些全部化为己有,并将他们一代一代传下去。我觉得,这才是传承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