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诸葛青的建议,向身在哪都通的张楚岚求助。公司处理事务的速度很快,当他和诸葛青两人站在高铁站出口见到装模作样挎着公文包的张楚岚和那个差点儿埋了自己冯宝宝时,王也心中五味杂陈。

那恐怖的一夜可能会永远在他记忆里闪光。夜黑风高之时,终于甩脱了诸葛青后援团,靠着树枝做美梦的时候,被人绑了。

量王也想象力再好,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在正在举行盛会的龙虎山上搞这种行当。醒来看到面前深深的坑和手脚利索挖坑的长发女人时,王也是懵逼的。

如果不是绑在身上绳子紧勒肌肉的感觉提醒他,这不是梦,他甚至以为是游戏打得太多梦见了恐怖片场景。

不同于一般小毛贼,长着宛如贞子一般柔顺长发的冯宝宝对于挖坑埋人这点是认真的、不含丝毫杂质的,她是把这当做乐趣与爱好去做的。

身上绑的绳子手法很专业,铁锹下土的角度力度刚刚好,冯宝宝动作如行云流水,煞是好看。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王也,这个女人……是个惯犯。

本以为脱身后就会结束,哪知道冯宝宝丝毫不放过他,好像他是什么稀世珍宝一样拼命追逐,直接把他追到了第二天的罗天大醮赛场上。

那是他持续不停运动时间最长的一次,而且连饭都没得吃。

此时看到完全没事人一般的冯宝宝,王也的嘴角有些抽搐。

去龙虎山,是为了给张楚岚一个选择,同时保全老天师的名誉。

事情往往不会像想象的那样行走,张楚岚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王也也因为自己的选择铸成了眼下的局面。万物相生相克,牵一发而动全身,有时候既仁慈又残忍。

将事情交给张楚岚处理后,王也便带着诸葛青游览帝都。生活在南方城市的诸葛青,对北方的食物尤为热衷。

“这些是我从网上搜刮来的综合评价最好的店,这几天就拜托老王你了。”诸葛青将手机上长长的目录展示在王也面前,一家家名字各异的店铺映入眼帘。

“我说老青,你家里也不缺钱,怎么像八百年没吃过饭一样,这么多家,你是饭桶吗?”

诸葛青笑眯眯的收回手机:“一般我这种被称为吃货,吃货就要吃正宗的。”

王也暗暗腹诽,这不就等于饭桶嘛。

“啊,说起来有件事差点儿忘了……”

“你又想到好吃的了?”王也看着两人桌上的龙虾沙拉,味道确实不错,比平常吃到的好很多。细细品味的他衣领突然被抓住了,抬起头,面前的诸葛青笑得越发灿烂。

“我记得在龙虎山上,我跟小白和你道别的时候,你好像说你是穷道士……”

王也摸摸头歪着嘴角笑:“你还记得这事呀……”

“记得可清楚了,只能坐高铁的穷道士~~~”诸葛青尾音上扬,眯眯眼弯出调笑的弧度。

将诸葛青的手慢慢扒开,王也正色道:“那时候确实是穷道士。”没想到随口说的话诸葛青竟然还记得。

“能一次性掏出几百万的穷道士?”诸葛青放下筷子,饶有兴味的看着王也。

被对面揶揄的目光刺得无法再装下去,王也索性也放下筷子:“我自小懂事起,就一直想着出世。比起三千世界的纷纷扰扰,潜心修道认识自己更有意思。”所以,从来没有以俗世中的身份去看待自己。

“正好,我最近发现认识自己真的很重要。”王也说的诸葛青并不是丝毫不能理解,自小修习武侯奇门之术,年岁与术法一同增长,有时会对世界产生各种疑问。而独自面对自己思考时,才能稍稍发现,自己被俗世的东西套进去了。

很多东西有时候竟分不清是自己真正想要,还是被从小潜移默化灌输的观念、被整个世界、周围环境、社会主体意识驱使着去想要。

想要体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悠远,到达的却是包装精美的山间别墅,资本与商人用简单粗暴的方法包装出来的商品。

那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吗?

衣食住行万千纷杂,其中有多少本身无意却被周围驱使着酝酿成了欲望。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追逐这些欲望,完全没有思考过,自己真的想要吗?是青仔先撩的我2

----------第一时间看后续,请戳这里 → https://afdian.net/@929-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