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宏晶 编|深海

阅文集团新合同被指“奴隶合同”,引发网文作者发起“5.5断更节”。5月6日阅文召开了恳谈会,明确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免付费模式由作者选择,新管理层将改革旧合同,争取一个月内推出新合同。

然而,对于恳谈会结果,多位作者并不满意。有作者向雷达财经表示,恳谈会未能保障作者的著作财产权,希望这些权利能够在新合同中获得体现。

阅文是原创网文主要平台,旗下囊括 QQ 阅读、起点中文网、新丽传媒等品牌。根据2020年2月份的百度搜索排名,前30部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5部出自阅文。根据阅文集团2019年财报,阅文平台上有810万位作家,作品总数达到1220万。

然而,亮眼的数据背后,阅文已经出现疲态。在趣头条、今日头条等免费阅读对手的冲击下,阅文付费用户跌破千万,公司2018年和2019年净利润增速出现断崖式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4月27日,腾讯系高管彻底接管阅文控制权,网传吴文辉等人退出管理层原因是大股东腾讯要强推免费阅读,起点开创并维持了近20年的付费订阅模式即将被废。

有分析认为,遭免费阅读冲击、业绩增速下滑,是阅文管理层变更及强推“霸王合同”的主要原因。阅文未来的发展,关键要看IP孵化之路能否走通。

新合同引众怒,多位作者对恳谈会结果不满意

阅文作者罢更事件的起因是新合同内容条款对网文作者十分苛刻。新合同要求作者无条件将所有版权交给阅文,和第三方发生版权纠纷时,所产生的相关费用由作者承担……由于担心自己沦为“枪手”,不再拥有著作权,引发了大量网文创作者的质疑和批评。

创作者们的担忧已有先例。2005年12月,张牧野创作《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并首次在网络论坛发表,以连载的形式发表了52章。之后《鬼吹灯》剩余章节及《鬼吹灯Ⅱ》的全部章节均在阅文集团旗下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玄霆公司”)运营的起点中文网上发表。

2007年1月18日,玄霆公司与张牧野签订《协议书》,约定张牧野将《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除中国法律规定专属于乙方的权利外的著作权,全部转让给玄霆公司。

2016年,张牧野授权爱奇艺出品网剧《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玄霆徐州分公司认为,其与玄霆公司签订《权利转让协议》,受让了《鬼吹灯I》《鬼吹灯II》(以下简称《鬼吹灯》系列作品)的著作权及相关衍生权利。为此,玄霆徐州分公司将爱奇艺公司及“鬼吹灯”作者张牧野告上法院,结果张牧野被判侵权自己原著。

5月5日,一些网文作者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自发举行“55断更节”,意在通过短期**的方式来倒逼阅文解决与作者间的合同争议。

网文圈外的汪海林、高璇等知名编剧也给予作者声援,一时间阅文集团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新浪微博“阅文集团新合同被指霸道”话题阅读量破亿。

5月6日下午,阅文召开作家恳谈会。此次恳谈会的与会人员包括阅文集团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主要内容负责人和一些网文作者等。对于参加的作者名单,阅文并未公布。

针对评价和反馈最多的新合同,阅文新任管理团队在恳谈会上表示,不存在所谓的新合同,这是多年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一个商业规则的问题,网络不少传言将其误读为管理层实施的新政。针对过去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应该也必须修改,对于作家应有的权利应该明确在条款里。希望结合作家恳谈和调研的意见修改优化,并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对于最受关注的“著作权”条款,作者们指出存在大量不合理和不近人情之处。程武表示,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两部分。著作人身权,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属于作家独有,阅文绝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分享或获取这种权利。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

关于付费和免费模式,侯晓楠表示:“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明确作家收益。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该给的都没给,本就属于的,也起了想抢的心。”多位作者向雷达财经表示,恳谈会实质意义有限,对于作者最重视的著作财产权,尚无保障措施。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肖敏律师表示,关于最重要的版权归属问题,法律上规定著作人身权,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永久性权利,阅文集团不能通过合同规避法律来获取作家的著作人身权,阅文集团获得作家作品的著作财产权也应该在合同中明确约定授权范围、内容、利润分配等内容。实际上对作家太过严苛的合同限制不利于文学创作行业的健康发展,平台和作家之间互利共赢的模式更有利于发掘更多优秀的作品出来。

遭免费阅读冲击,业绩增速断崖式下滑

雷达财经注意到,阅文集团强推“霸王合同”背后,公司正遭受免费阅读的巨大冲击。

2018年8月份开始,连尚读书、米读小说、七猫、番茄等主打免费阅读的APP相继杀入在线阅读市场,在月活千万级以上的阅读类APP中快速占领半壁江山。

2019年8月12日,阅文集团公布中期业绩公告,公司净利润出现罕见下滑。

具体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1月1日至6月30日)总收入29.7亿元,同比增长30.1%;毛利为16.2亿元,同比增长35.5%。而上半年净利润为3.9亿元,同比下降22.4%;非通用会计准则本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盈利38.9亿元,同比下降19.3%。

在2019年中报中,阅文第一次提到旗下的免费阅读业务,除了外界一直关注的免费阅读App“飞读”之外,还有手机QQ及QQ浏览器中的免费阅读频道。其中,手机QQ和QQ浏览器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分发免费内容,飞读于第二季度起开始分发免费内容。

阅文集团2019年财报进一步指出,近两年崛起的免费阅读应用程序短时间内吸引了数百万用户,对阅文集团付费阅读业务造成影响;同时阅文传统分销渠道(特别是腾讯的手机QQ及QQ浏览器APP)流量减少的负面影响超过出新分销渠道(特别是微信读书APP)流量增加的正面影响,阅文面临着严峻的用户挑战。

从公司近年财报来看,阅文集团的确遭受到了巨大冲击。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阅文净利润增速为1416.04%,2018年净利润在免费文学兴起后,增速“断崖式”下滑至63.75%,公司2019年净利润增速再度下滑至21.9%。

总营收中,主要反映在在线付费阅读、网络广告及平台上分销第三方网络游戏所得收入的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3.1%,这部分收入占到阅文2019年总收入的44.5%。

由于若干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付费阅读收入持续减少,腾讯产品自营渠道在线业务收入同比下滑12.2%。

内容平台最为看重的月活用户方面,根据阅文的财报,2019年阅文集团自有平台产品及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平均月活跃用户2.2亿,较2018年仅增长2.9%。

此外,自有平台产品及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980万,较2018年减少9.3%;付费比率(某期间平均月付费用户除以平均月活跃用户)由2018年的5.1%下降到2019年的4.5%。

IP孵化不顺,阅文路在何方?

在业绩增速下滑的压力下,阅文加大向免费阅读方向转型。

今年4月27日,阅文集团对外公告,包括原联席CEO吴文辉在内的核心高管退出管理层,继任者为两位腾讯副总裁,腾讯互娱程武、腾讯侯晓楠分别接任CEO、总裁,任命即日生效。

吴文辉一手打造了起点付费阅读模式,有着“网文教父”之称。吴文辉的退出引发诸多猜想,其中一个猜测便是,吴文辉主导的付费阅读模式受到免费阅读的冲击,营收增长面临挑战,而阅文自己推出的免费阅读(广告变现)服务反响平平、毫无起色。腾讯接手阅文,有助于加深阅文与腾讯在分销和内容方面的合作关系,并尝试在版权运营方面做出更好成绩。

免费模式就是阅文的解药吗?在一位阅文签约作者看来,免费阅读模式让许多中小作者感到恐慌。她表示,在这种模式下,以版权费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头部作者可能不会在意,但许多腰部以下的作者已经开始担忧自己未来的生存。

“如果靠站内广告来赚钱,中小作者的赚钱空间毫无疑问会被压缩,甚至没有。很多人会为了迎合市场口味去写文,因为作品质量已经与读者评价无关了,而是只与流量有关。”该作者称,网文市场的生机是靠中小作者撑起来的,他们的作品质量与平台质量有着强关联。

雷达财经注意到,以各家公布的最新MAU来看,飞读目前的月活在1000万左右,仅相当于七猫、米读等竞品月活的一半水平。

此外,免费阅读模式主要靠站内广告赚钱,为了拉到更多用户,前期需要巨大的营销投入。这也导致2019年阅文推广及广告开支增加到15亿元,接近2018年的两倍。

随着众多作者的抗议,阅文集团新管理层承诺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明确作家收益。有解读认为,这意味着阅文免费阅读推动速度将放缓。

除了推动免费阅读模式,阅文集团还试图将网文IP化。

2018年10月31日,阅文公告完成对国内第一梯队影视公司新丽传媒的收购。阅文原联席CEO梁晓东曾表示,收购新丽传媒对阅文集团来说是一个能将自身内容实力向下游延展的稀缺机会,使阅文集团能够进一步深入IP价值链,优化为作家和用户提供的服务。

收购之后,阅文很快就打造出《庆余年》、《全职高手》这样的爆款,其中的《庆余年》更是引起了社会全民讨论热议。

年报显示,2019年阅文的版运营收入达44.2亿元,同比增长341%,首次超过在线业务,成为最主要的营收来源,其中约有160部文学作品的改编权被阅文授予第三方。

然而,收购完成后,新丽传媒的业绩承诺一次都未兑现。根据阅文财报,2018年,新丽传媒完成业绩3.24亿元,仅为承诺业绩5亿元的64.8%;2019年,新丽传媒完成业绩5.49亿元,完成了承诺业绩的78.43%。

有分析认为,新丽传媒虽然打造了一些爆款,相对于平台上拥有的810万位作家,1220万部作品总数,阅文推出的能称得上是爆款的作品数量,与其垄断地位并不匹配,显然还是太少了。

据了解,目前一个IP从培育、开发到变现,可能要花费数年的周期,而爆款更是可遇不可求,这是整个行业都在面临的困境。而在IP变现的过程中,IP资源只能起到先导作用,影视、游戏作品想要成功,还要依赖后期制作、运营等诸多环节。

吴文辉团队此前擅长的数字内容运营,在影视行业未必能够顺风顺水。全面接管后,腾讯的意志将对阅文的走向产生更深远的影响。

花旗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腾讯的团队控制业务营运后,可促进阅文及腾讯在IP孵化方面有更深层次的合作,改善与腾讯庞大用户量的连接,引入新的创新业务模式。通过与腾讯在整体数字内容资源上更多整合,阅文还可改善广告等变现机会。

阅文IP孵化之路能否走通?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