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世荣老同学

文/白登懿

秋风鹤唳,夜月鹃啼,独剪西窗,梅残东阁。忽闻世荣老同学走了,实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确实是真的,世荣真的走了。活生生的老同学真的走了,斯人已逝,风木与悲。

世荣老同学至今已走了十余天了,十余天我沉浸在思念老同学的悲伤中,世荣老同学时不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和世荣从完小到初中一直是同学,完小时的生活片段虽已模糊,但初中时的点点滴滴的生活片段至今记忆犹新,特别是2016年我们六六级同学聚会的情境仿佛就在昨天,记忆特别清晰。

我与世荣同庚,我大世荣五个月。世荣在学校时瘦小个子低矮,常坐在教室的前排。我们1966年毕业后,因“文化大革命”留校两年,我记得1969年世荣参军去了西藏戍边,复员后被分配在韩城煤矿至退休。这期间我俩再没有见过面,直至2016年8月18日我们六六级同学聚会时又相见了。当时见到世荣老同学简直认不出来了,当年瘦小活泼可爱的小同学,如今已是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人也发福了,挺着个大肚子。

老同学相见有说不完的话,我俩聊了很多很多,从分别聊到孩子,我发现世荣很健谈。聊的最多,也最伤感的话题就是世荣的夫人,世荣将夫人不幸去世的一腔怨气都记在内弟身上,不能释怀。他总认为夫人的去世是在娘家突发急病内弟既没有告知他也没有及时抢救治疗造成的。我当时再三的劝慰让他想开,并保重自己的身体为要。没想到这次聚会竟成了我俩的诀别。

世荣走后,我满以为我们六六级同学群这个“大家庭”因失去一位亲人而在群里会搞一个悼念活动,时至今日只看到闫世林老同学写的情真意切,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一篇文章。其实,我们都已是行将就木的人了,同学一场不易。

回想我们所走过的路,我们老三届这一代活的也太悲催了。我们大多数与共和国同年岁,我们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历史的担当让我们扛起来,走了过去。我们与共和国一起成长,在共和国最困难的岁月,我们用勤劳和智慧支撑起了共和国大厦。我们这一代是共和国空前绝后的一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今后世界上不会再出现的一代。现在我们老三届虽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对共和国的特殊贡献永记史册。

人命中最灿烂的时候,流淌着轻快的音符,这些音符汇集在一起,结成美丽的主旋律,这就是生命划过的痕迹。

世荣老同学,你曾经的辉煌,共和国记着,虽然流年易逝,时光将人抛弃,但牵挂着你有我们千万祝福伴你同行,愿世荣老同学一路走好。

曾经的回忆,美好的回忆,愿你在天堂一样快乐。

缅怀世荣老同学随赋拙诗一首

同学群中噩耗传,

世荣驾鹤游西天。

深情厚谊何能忘,

默念幽怀热泪沾。

千里吊君惟有泪,

音容笑貌记心间。

同窗数年堪难得,

九泉有情念旧情。

犹似昨日共笑语,

恍惚今时汝尚存。

老泪无多哭知已,

苍天何遽丧斯人。

祭奠世荣一柱香,

故情难了泪成行。

夜阑卧听风吹雨,

案几蒙尘酒已凉。

忠魂一缕归故土,

大地有情永祭魂。

走看山河悲送泪,

好乘仙鹤上天头。

斯人已逝走好路,

世荣千古千千古。

2019.9.6

作者简介

白登懿简介:男,中共党员,与共和国同龄,深造于中央党校函授学院,退休前供职于甘肃天水市委。酷爱文史,退休前曾在国家、省、市级报刋发表专题、论文、散文等文章200余篇,多篇论文曾获省、市社科奖。撰写了《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史略》、《盛先传传略》、《中央红军长征纪实》、《董邦传》和《镜鉴》等五部书,现已出版发行四部。退休后十年间撰写散文,论文等100余篇,先后发表于报刊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