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死后,王熙凤为何急于操办她的葬礼?静虚给出了答案

这几天听87版红楼梦作曲家王立平老师为王熙凤写的乐曲聪明累,反复听,觉得曲子里面的调子,先欢快后沉重,就如同王熙凤的一生写照,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事实上,红楼梦中的王熙凤就如乐曲聪明误中所写的那样,生前心已碎,这个碎是操碎了心的那种碎。王熙凤不只是喜欢操心荣国府的事,对宁国府的事也很上心,比如秦可卿的葬礼,她急于接手操办。

王熙凤为何急于操办秦可卿的葬礼?你看看静虚都说了什么。

一、静虚赞王熙凤“能者多劳”。 凤姐道:“你瞧瞧我忙的,那一处少得了我?我既应了你,自然给你了结啊。”老尼道:“这点子事要在别人,自然忙得不知怎么样;要是奶奶跟前,再添上些,也不够奶奶一办的。俗语说的:‘能者多劳。’太太见奶奶这样才情,越发都推给奶奶了。只是奶奶也要保重贵体些才是。”一路奉承,凤姐越发受用了,也不顾劳乏,更攀谈起来。

从静虚赞王熙凤的这些话可以看出,王熙凤急于操办秦可卿的葬礼,也正是想要借此事历练自己,若是把这件事办好,王夫人自然会把一些其他大事推给她去办,这样王熙凤得到的权力就更大,也越发显得她自己能干。

静虚正是抓住了王熙凤的虚荣心,一阵猛夸,让王熙凤答应帮她办这件拆散别人婚姻的事情,最终导致两人自杀而死。静虚夸赞王熙凤的这些话,也点明了王熙凤急于操办秦可卿葬礼的原因。

与帮静虚做这件事不同,王熙凤操办秦可卿的葬礼,不但落不到任何的好处,还会十分累,但王熙凤不怕,她不想错过这个表现自己历练自己的机会。当贾珍进来求两位太太的时候,她的心里已经非常欢喜,表现得急不可待。

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好卖弄能干,今见贾珍如此央他,心中早已允了。又见王夫人有活动之意,便向王夫人道:“大哥说得如此恳切,太太就依了罢。”王夫人悄悄地问道:“你可能么?”凤姐道:“有什么不能的。外面的大事已经大哥哥料理清了,不过是里面照管照管。便是我有不知的,问太太就是了。”

原本王夫人害怕王熙凤没有经过这些大事,怕她做不好,被人笑话。又怕拒绝的太直接,伤了贾珍的面子,这个时候王夫人心里明显的有了一些松动,王熙凤看到王夫人有了犹豫之后,立即表态,唯恐不能接手这件事。

曹雪芹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那就是王熙凤这个人素喜揽事,卖弄能干。这次遇到这样一个好机会,又岂能愿意错过,尤其是贾珍主动相求,王熙凤更是求之不得。

王熙凤是一个精力非常旺盛的女强人,她喜欢揽事,更喜欢借做事的时候历练自己,卖弄自己的才干,让领导看到自己的能干,表现自己。放在故事中,王熙凤的身份,在荣国府只是一个管事的奶奶,她上面至少还有两层领导,直接领导王夫人,董事长贾母。

王熙凤虽然是在姑妈王夫人的家里帮忙做事,但贾琏才是荣国府的长房长孙,王熙凤应该幻想着借贾母的势力有朝一日翻身。即便不能翻身,在荣国府继续当管家奶奶,她也需要这份能干和历练。

好学本来是王熙凤的优点,但过度的操心,却不利于王熙凤的健康。正是应了王立平老师为王熙凤写的那首聪明累,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王熙凤过度透支自己的身体,虽然被领导夸赞能干,但到底却落下了病根,尤其是小产之后,更是添了下红之症,即便贾府不出事被抄家,王熙凤也很难长寿。

二、爱出风头、无所不能的王熙凤。

王熙凤除了喜欢揽事以外,还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女人。她不像有的人害怕遇到一些突发的大事,她渴望天降大任,一来得到历练,二来也可以表现自己,让自己出尽风头。

在王熙凤的字典里,好像没有什么不能的,都是“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遇到秦可卿大丧这样的大事,如果尤氏料理,王熙凤是没有机会的。但尤氏偏偏给了她这个机会,尤氏犯了旧疾不能料理,贾珍在宝玉的建议下,来求王熙凤帮忙料理几天。

这正是王熙凤求之不得的事情,这样以来,两府的奴才都要受她管制。她在荣国府厉害还不算,她也要借这个机会,让宁国府的奴才见识下自己的厉害。同时她也想借此机会,整顿下宁国府的那种脏乱,有脸的不服管教,没脸的不能上进,王熙凤要改变这样的局面。

王熙凤操办秦可卿葬礼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给宁国府的奴才们立规矩。在王熙凤看来,宁国府之所以乱就是缺乏规矩的约束,她立了规矩,而且杀一儆百,借此在宁国府立威,可以说出尽了风头。

凤姐便说道:“明儿他也来迟了,后儿我也来迟了,将来都没有人了。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就难管别人了,不如开发了好。”登时放下脸来,叫:“带出去打他二十板子!”

王熙凤这招很管用,镇住了宁国府的奴才,他们再也不敢藐视王熙凤,挨打的人又羞又泣,不敢抱怨,其他人更是不敢再迟到和偷懒。

可以说王熙凤在操办秦可卿葬礼期间,也是有很大的收获的。王熙凤在这期间的管理理念和办法,今天的企业仍然在用,足见王熙凤的才干不是夸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的能干。只是太能干了,在职场中也是一种忌讳,能干不是错,太高调爱出风头才是王熙凤的硬伤。

王熙凤在接受料理秦可卿丧事这个工作的时候,贾珍与王熙凤有一段对话,从中我们能看出,王熙凤很享受这种在工作中累并快乐的事,但却给人一种炫耀的感觉。

贾珍又问:“妹妹还是住在这里,还是天天来呢?若是天天来,越发辛苦了。我这里赶着收拾出一个院落来,妹妹住过这几日,倒安稳。”凤姐笑说:“不用,那边也离不得我,倒是天天来得好。”

王熙凤觉得荣国府离不开她,宁国府此刻也离不开她,秦可卿死了,她却成了两府里的香饽饽。书中有几处写王熙凤在这个期间,忙得脚不沾地,刚来宁国府,荣国府里的人就追来了,王熙凤从不觉得累,反而很享受这种工作状态。

这也正是王熙凤生前心已碎的表现,她操碎了心,虽然得到了工作的机会,也让自己在秦可卿的葬礼期间出尽了风头,但过度的劳累,已经透支了她的健康,为她日后的死埋下病根。

我是萧梦,为您讲述《红楼梦》里的故事。

参考著作:曹雪芹著,脂砚斋评《红楼梦》脂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