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高考,仍不能忘记的是高考的前一个晚上。

那天天气还好,大家都是下午到的学校,不久在餐厅吃过晚饭,都到宿舍躺着闲聊,有一句没一句的。过了有半节课的时间,班主任到宿舍挨个叫我们起床去自习,第二天就要高考了,大家也不知道要看什么写什么,就匆匆的拿着几本书和几张试卷走出宿舍。

校园里静悄悄的,高中这么些年来,第一次觉得校园这么安静,没有灯,没有风,就远处的教学楼边有几盏路灯,昏黄昏黄的好像要睡着。

由于教室已经成为了考场,大家漫步走向操场,班主任已经等候多时了,还是那样教育着我们精神不佳,然后领着我们去了实验楼,他已经收拾出了一个教室,供我们自习。

很大的一间实验室,我们坐的很散,部分心急的同学已经开始看明早第一场语文的模拟试卷,而我坐在最后心绪有些不宁,想到明天的考试,我心里越发的紧张,今年到底行不行呢?我在问我自己,我看着窗外,窗外并没有答案。

正在我迷茫乱想的时候,班主任让团支书给我们发鼓励的小纸条,每个人都有一个,上面还附带有高考期间的复习建议。那个时候的团支书是我们班的班花,是大多数男生的女神。团支书挨个的发着纸条,拿到纸条的男生会快速的看一眼,然后很认真的藏好。终于到我了,我轻轻的对团支书说声谢谢,边接过纸条快速打开,上面写着:“发挥正常水平,努力些,走个好二本学校。最近两天多看看课本,翻一翻以往的笔记”。

虽然知道是班主任的笔迹,但我固执的相信这应该是班花对我说的话,而我似乎不应该无动于衷。于是我慎重又慎重的翻开了理化生题集,我已经花半个月时间做过了一次,这次我想在两天内看完。

像跟自己打赌一样,从那刻起,看书学习变成了一件很热血和有意义的事,让我想坚持不想停止的事情。

晚上九点,班主任催促我们回去休息,班里开始出现稀稀拉拉的收拾书本的声音,我抬头看看,班花她还在座位上看着书,软软的光把她的背影照得很柔,几秒后,我又低下头愉悦的看着书做着题。

快要十点的时候,学校值班的教师赶我们回去休息,我和宿舍的几个人同行回去,话语间又提到了班花,看着他们几个花痴的傻样子,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睡前,我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想了想,存在了草稿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