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盛世出宝玉,宝玉盛世传,国运兴,则玉运旺。古往今来,中国独特的文化特色爱好孕育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具有东方神奇魅力的“玉文化”。

从5000年前辉煌的“良渚”文化到21世纪的太平盛世,有关玉的传奇、故事、传说浩如烟海,多如繁星,历史长河冲刷洗涤的“玉文化”不断融合精华,在史书的案卷上玉墨生香,润泽着虔诚的赤心。

现在倾听,玉文化最古老的诉说——

第一幕·玉文化记载

玉石在中华民族心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它凝练成一首首诗句,融汇成一部部文学作品,在文字下的玉石充斥着躁动的喧嚣的才学情怀,情怀下的文字是重现历史的镜面,如影如梦。

远古时代,女娲炼360块玉石以补“天缺”,分阴阳于万民,因此人民坚信:集千万年天地万物之精华、灵气与一身,受阳光雨露滋润造化而成的玉石通灵性,跟龙图腾一样有着吉祥如意的瑞兆。

古籍史书里,玉石化身为“仁、义、礼、智、信、乐、天、地”的人格化品德,所有美好的东西冠以“玉”的美称。《国风·召南》里的《野有死麕》曾写“白茅纯束,有女如玉”来形容女子颜如玉;先秦的《小戎》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形容丈夫温良如玉。

唐诗宋词中对玉的描述更是不胜枚举。唐朝诗人王昌龄在《芙蓉楼送辛渐》“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以冰心玉壶表决心信念;柳永有词《望海潮》:“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三言两语间江浙一带玉器交易盛况跃于眼前。

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红楼梦》更是把“玉文化”贯穿始终。书原名《石头记》,即通灵宝石,小说中“宝玉”、“黛玉”“妙玉”等均用了“玉”这个寓意美好的字,就连府上的仆女丫头也有不少以“玉”为名的。不仅如此,宝玉出世时口中还衔着一块玉石。世人将玉石的祥与富印入生命里,并与美好环环相扣。

玉石最可贵的品格——

第二幕·玉石观

玉石是古老文明的一颗璀璨明珠,它是天人合一思想的见证者和实践者,印刻着历史沉重的烙印,承载着丰厚的宗教、道德和文化内涵,治愈着中华儿女至真至善的禅心,形成正确积极的观念。

品性观:谦逊低调

谦逊低调,是为人的风度与豁达,是一种达观的处世姿态,不需要外界的认可来标榜自己,心有阳光眼里有诗。

玉石不像钻石那般锋芒毕露,亦没有金银那般从俗浮沉,她恬淡雅致,演绎着时光的柔情与淡然。

没有特别强烈的光芒,不骄矜,不狂妄,虚怀若谷,谦逊低调,是玉石教给我们的人生哲学。

学习观:融会贯通

玉石之王翡翠每一点都有其值得推敲的地方,但它的最高境界是种色交融,做人何尝不是这样?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智慧和思想都是衡量一个人基本素质的关键,尤其是在现代管理中,在和员工打交道时,没有足够的智慧体系无法培养精锐的团队。

生活学习中的融会贯通虽然需要时间,但一定会惊艳,就像是被红尘浊世掩埋的翡翠,种色交融后便是一段传奇。

处世观:外圆内方

玉石从一块粗糙的原石摇身一变成价值连城的收藏品,从棱角分明到削掉锋芒变成圆润光滑的外表,但不改变纯净高洁的内心。

人生也一样,在与外界相处时要圆,懂得适时收起棱角,和气待人;但在原则问题上要方,做到坚持自己的底线,硬气示人。

玉石,以岁月历练的大气雅致,绽放聚天地灵性的温润光芒,在写意的生活的空间云游,在禅意秀逸的图景里梦回。

轻轻扣响历史的门环

见证着岁月递嬗的木门缓缓打开

穿过青砖黛瓦,一种润雅含蓄的美

演绎天地间云舒云卷的大气

在流溢着自然风情的痕迹里

淡忘尘封的情愫重启

洇开愈加清晰的记忆

玉香若隐若现

润泽着云水禅心

皓月清凉

它是人间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