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最重要的工程便是水利工程。明清时代,河工被列为4项全国性重大政务“河漕盐关”之首,系腐败高发区。清朝民间有一说法:“文官吃草,武官吃土”,分别指在物料和人工方面的贪腐。古代筑堤方法叫“埽工”,埽是用树枝、秫秸、草和土石卷制捆扎而成的工程构件,多个埽连接构成的建筑物为埽工。

贪污工程款

明清年间,一个埽的材料是“梢三草七”(木料30%,草70%),造价需两三万贯铜钱。文官“吃草”--采购埽工物料时虚报价款,武官“吃土”--虚报施工量骗工程款。水利工程的另一种腐败方式是浪费经费,尤其是行政费。清代河务分段管理,东河和南河分置2位河道总督。道光二十二年,学者魏源说,“南河、东河数十百冗员,数百万银冗费”;同治年间,作家黄钧宰也有“一切公用止费帑金十之三二,其余除各厅浮销之外,则供给院道,应酬戚友,馈送京员”的记载。

有学者甚至认为,实际用到修筑水利工程上的钱“十之三二”都不到。如光绪年间进士李岳瑞说:“南河岁修经费每年五六百万金,然实用之工程者不及十分之一,其余悉供官吏之挥霍。”

清朝对于工程经费的使用管理还是有制度规定的。一是各种工程的施工规范和用料都有明确标准;二是工程款报销有严格的手续和时限;三是工程经费需由工部审计;四是监察御史对工程款拨发、开支进行监察。

虽然清朝对水利工程的管理层层把控,但实际执行效果不佳。魏源对此的解释是,水利工程已形成利益集团,到中央报销工程费要交“部费”、御史巡察时地方官要“馈送京员”,取消等于人人利益受损。 为此他感叹:“呜呼!利国家之公,则妨臣下之私,固古今通患哉!”

此外还有节庆送礼。寒暑变迁有“冰敬”、“炭敬”,平日送礼有“别敬”,婚丧喜庆有贺礼。办事有“例费”。给皇帝上奏折要求批准办什么事,朝廷通常会交给主管部门讨论,这道“部议”关口对事情的成败影响甚大,因此有关人士通常都会送去“例费”,打通关节。直接接受贿赂,包括金银、珠宝、玉器、土地、物品等。就某一事件受贿,是最常见的贪污手法。行贿金额有多有少,但基本上是事情越难办、对方官职越大,行贿金额越大。间接接受贿赂。比如性/贿赂(狎妓是雅贿),接受为其诗作出书、开诗会等贿赂。

喜欢的不妨点赞 收藏 评论 转发一条龙,没点关注的点个关注哦,我会持续更新的;作者的其它内容也很有意思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