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3月24日,阿根廷总统官邸内热闹异常,面对台下云集的各国记者,阿根廷总统庇隆将军掩盖不住内心的兴奋,大声宣布,以罗纳德·里希特为首的科学家们实现了“几乎是难以实现的目标”,阿根廷的氢弹研究走到了苏联、英国乃至美国的前头。“阿根廷将成为第一个拥有氢弹的国家。”

胡安.庇隆

一个发展中国家竟在核武器研究方面甩开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这一消息立刻在记者们中间炸开了锅,并迅速传遍全世界。正在进行核竞赛的美苏两国也被阿根廷的声明所震惊,它们纷纷派遣间谍打探阿根廷的核研究计划。原来,纳粹德国垮台之后,阿根廷收留了不少德国科学家和工程师,庇隆在声明中提到的物理学家罗纳德·里希特就是其中的一个。里希特于1948年来到阿根廷,通过熟人介绍,他见到了庇隆总统。里希特告诉庇隆,他发现了一条制造氢弹的捷径。雄心勃勃的庇隆当时正在为核武器梦而努力,里希特的建议让他大喜过望。

很快,庇隆为里希特建造了一座核实验室。为了保密,实验室设在了圣卡洛斯城附近的一座湖心岛上。1951年2月,里希特在实验中发现了伽马射线。他深信自己已完成可控热核聚变反应,于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庇隆。庇隆高兴之余竟忘了派专家到岛上核对实验结果,便匆匆忙忙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几个月时间很快过去了,里希特所说的氢弹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要求增加拨款的报告倒是源源不断地被送到庇隆的面前。1952年初,庇隆终于失去了耐性,他派阿根廷原子能委员会主席伊拉奥拉戈伊加去岛上视察氢弹计划的进展。

当伊拉奥拉戈伊加走进里希特的实验室后,顿时就惊呆了,所谓的核实验仪器只有一个大柜子。里希特热情地为客人演示他的实验,他开动机器,柜子里的电极开始发出火光,接着“轰”的一声巨响,柜子爆炸了,实验室的门都被震掉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伊拉奥拉戈伊加虽然不是科学家,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妙。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后,他暗示庇隆,说里希特说的很多都不能兑现。已经起了疑心的庇隆于是又派了一个专家小组前去视察。

庇隆和夫人

里希特再次为专家们进行演示,这次他运气不错,实验中没有发生爆炸,但专家们随身带来的仪器却检测不到丝毫的辐射。很快,专家们发现,里希特所谓的 “反应堆”实际上是英国物理学家在1899年发明的一种特殊弧光灯的放大版。这种灯泡在接通交流电时,会发出悦耳的声音,因此也叫做“唱弧”。后来,有人用这个原理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电子乐器。里希特则用这个原理发出声音并聚焦能量。他在柜子四周装上高功率的扬声器,让声波聚焦在柜子里,使柜中瞬间温度最高达到约10万摄氏度,但这与热核反应所需的1亿度高温相距甚远。因此里希特所说的“氢弹”实际上是一个超大号的“电子琴”。

专家小组的报告让庇隆大发雷霆,他下令关闭实验室,将里希特赶走。然而此时阿根廷已在这个实验上花去了近1亿美元,这在当时可是个天文数字。更让庇隆恼火的是,这件事让他在全世界面前丢了脸。

里希特到死还始终相信,自己离掌握热核反应也就一步之遥,只是没人肯再给他机会。里希特到底是骗子,还是天才?后人众说纷纭。他的升温方法无疑是个发明创造,而且这项技术已应用到了今天的核实验中,因此有人认为是当时劣质的设备毁了里希特的实验。美国的“氢弹之父”爱德华·特勒在看了里希特的实验笔记后评价说:“读完第一行后,觉得此人是天才。可读完第二行,就会觉得他是疯子。”

尽管阿根廷的氢弹计划最终成了水中花,但它却加速了美苏两国的氢弹研究,因为落在阿根廷后边是美苏两国都无法容忍的。苏联在庇隆发表声明两周后迅速拟定了建设热核反应堆的新计划。美国也加速进行热核武器的研究,掀起了一场制造氢弹的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