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中,"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含金量是非常高的,只有真正的勇士才配得上。因为梁山好汉林冲,在入梁山前便担任的这个官职。当然还有一位叫王进的,他教出来了九纹龙史进。也许正因为这块招牌,被林冲和王进打造的太牛逼了,所以一不小心,应验了句古话,叫:水满则溢,月满则亏。

在水浒江湖中,又跳出来一位"八十万禁军教头",说了两句话,就唬得宋江如遇救星,全然忘记了,最牛逼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就在自己身边呢。这位八十万禁军教头,名叫王文斌,书中道 "此人文武双全,满朝钦敬"。当时由于宋江带领着水浒好汉,正同辽国开战,辽国统帅兀颜光摆下了"太乙混天象阵",让宋江吃尽了苦头,却无法破阵。

恰这时,王文斌"押运衣袄五十万领,前赴宋先锋军前交割",宋江便"请入账内,把酒接风"。一通客套后,这话题说到战事上。宋江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也许仅是出于一种礼节,便向王文斌请教,这个"太乙混天象阵",怎么对付啊?只见王文斌大嘴一咧,说出了第一句话:"量这个混天阵,何足为奇!王某不才,同到军前一观,别有主见。"

宋江大喜过望,第二天便毕恭毕敬的请王文斌,登上主帅观战台去看阵。王文斌瞪眼瞅了片刻,心说:辽国捣鼓出的这是啥玩意?我哪懂啊!但下了观战台后,王文斌却说出了第二句话:"这个阵势,也只如常,不见有甚惊人之处。"

且王文斌说毕这两句后,便立刻让宋江:给我擂鼓!皆知,这鼓声代表着要进军开战。辽国也不甘示弱,同样回以鼓声震天,表示:来啊,互相伤害!

二、一出手惊得林冲目瞪口呆

宋江也一扫之前的失魂落魄,变得意气风发,对着辽方就大叫一声:"不要狐朋狗党,敢出来挑战么?"话音刚落,辽国真就杀出来一员大将。事已至此,王文斌自然要露两手,他也的确想显摆一下。于是挺枪跃马出阵,哪料才跟人家斗了二十多个回合,就被一刀给"砍做两段,死于马下"。

王文斌这一死,无论宋江还是其他108将,书中道都是"面面厮觑,俱各骇然",也就是说,都被惊得不敢相信,目瞪口呆了——当然,也包括林冲。之所以强调林冲,是因为所有梁山好汉中,绝对是林冲最"骇然"!因为他曾担任过八十万禁军教头,自然懂得在这个职位上的人,都牛逼非常,比如王进!可这突然间,咋冒出王文斌这样的草包来?还号称"文武双全,满朝钦敬"

尤其"满朝钦敬"这高度,无论林冲还是王进,都没达到过,却偏偏被王文斌达到了。所以林冲不最骇然,那才奇怪呢!宋江倒是最先恢复过来,却是急忙摘清责任,写信申诉"王文斌自愿出战身死",然后"发付带来人伴回京"。

三、王文斌凭啥让"满朝钦敬"?

就这样王文斌滑稽地战死了,堪称水浒中非常搞笑的一个事件。但笑过之后便会是疑问:这八十万禁军教头,咋突然间变成"水货"了?要搞明白这个问题,则必须搞懂王文斌凭啥让"满朝钦敬"的,因为这个高度实在太高了!从王文斌两句话能唬住宋江来看,显然他是一位"靠嘴皮子吃饭"的人物。

其一,王文斌说话非常有气概!比如初见焦头烂额的宋江,被讨教如何破阵时,你看王文斌的原话"量这个混天阵,何足为奇!王某不才,同到军前一观,别有主见。"先给宋江鼓劲,却就是不说,自己到底懂或不懂,只先看一看,具体如何到时候再说。不但自信满满,且流露出一股舍我其谁的气概!这样的言辞,别说宋江,就是皇上也喜欢听——多带劲!

在王文斌看完阵后,虽然他完全不懂,却还是不说透,只强调"很平常,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这等于是:只要你宋江不懂,便一切好说,就只能由着我继续天花乱坠。

其二,王文斌之所以要这样有气概的说话,其目的就是把自己打扮成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虽然他是"半瓶子醋",但足能抵挡了。比如这次,其实也是这个套路。他让宋江擂鼓,然后大战辽国大将。这里先假设,若他战败了辽国大将,王文斌必会见好就收,找个借口离开,才不会真留下来帮宋江破阵呢。只不过王文斌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战场上风险这么高。

也就是说,王文斌根本不知道战场上的厮杀,风险有多大,恐怕他就根本没真刀真枪的在战场上实战过,所以错算了这一步。由此可见,王文斌就是依靠嘴皮子上的功夫,在京师里混得比林冲、王进,都风生水起,忽悠得满朝文武,当然也包括宋江,都"钦敬异常"了。

这其实便透露出了一个"水浒解读密码":在高俅的"努力"下,保卫京城和皇上的禁卫军,已经沦落为"绣花枕头"。因为林冲这样的真正牛人,真的勇士,完全出局了。故而北宋最终灭亡的那么悲惨,实属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