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为什么要有国家这个问题,可能听说过很多种解释。最近听到这么一个观点,也挺有意思。

1.我们先想一下,在没有国家,没有公权力机关的情况下,如果你和别人发生纠纷,你会怎么办?

针锋相对,互相硬刚,当然是一种选择。但是最好的办法,可能还是找一个你们两个都信得过的第三人来作为中间人来调停。

2.那问题就来了,这个第三人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你想啊,人是社会性的动物,而每一人的有效活动区域其实很有限,如果要在两个人都有限的社交范围内找一个共同的第三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

如果在熟人社会,这个第三人可能还比较好找,但是在生人社会呢?在生人社会,在毫无关联的两个人之间产生纠纷的事情,是大概率事件,那这时候这个第三人就不好找了。因为信息不对称,要找两个人都信得过的,就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了。

3.这时,我们可能就需要一个用公信力的机构或者组织站出来告诉所有人,我这里是公正的、值得你们信任的第三人。于是,大家都到这个机构那里去解决问题。

4.可是,新问题再次出现了。这个机构可以说自己是值得信任的,其他机构也可以说自己是靠谱的,这时就需要机构之间进行竞争,到最后只能剩下一个,也只能有一个。因为,不同的机构会有不同的标准,不同的标准就会让人与人的问题无法最终解决。

那怎么竞争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消灭其他的机构。但是如果要消灭其他的机构,就需要更多的资源,比如钱、人、武器等等。你看,这是不是有一点像是国家的各个职能区分了。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国家需要我们,也可能是我们需要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