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NGA-折断的竹光

收割者勋章加持的权能使得常规方法难以战胜指控者,宫务大臣要求你找出指控者的罪碑,绕过她的防御。指控者的防御被她沉重的过去击破,你和宫务大臣联手打败败了她。主宰者要你把她带到灾厄林去好好受罚。

根据德纳修斯大帝的法令,指控者被定罪,受到你和猎惧者的狩猎。这种历史悠久的刑罚用以折磨必须通过恐惧面对过去所犯罪行的灵魂。你和你的同伴在狩猎中受到了指控者的伏击。在杀死你的护卫后,她赋予你穿过暗影的能力,让你看到反抗军的真相。

指控者为你打开了一条通往纳斯利亚堡深处的通道,在那里你发现德纳修斯陛下就是让心能枯竭危机肆虐暗影界的幕后黑手。猎惧者被你亲手打败,她的恐惧勋章归于指控者之手。反抗军担心仅有这些并不够,他们要求你潜入灰烬区去寻找最后一个见到他们前领导人雷纳索尔王子。

要去抓叛军的领导者之一“指控者”了……脏活累活儿都是我来干。

除了宫务大臣外,还有艾谢朗与我一起行动,共同面对强大的指控者。

指控者在她的罪碑前来了个守株待兔,她的两个手下擒住了我,将我送到指控者面前。

但她饶了我一命。为什么?

想动指控者的罪碑,就得先动她的左膀右臂。艾谢朗带我去找他们的罪碑,逐一击破。

大声宣读出罪碑所载罪孽会让罪碑的主人羞愧难当,首先我需要一个嗓门大的小助手。在我找到泰梅尔的时候,地穴看守者警告德纳修斯骗了我。

找出他们的罪碑后,泰梅尔宣读世界收割者基尔吉的罪孽:制造痛苦、舍弃良知、谋杀无数,只为了追求和研究“知识”。这削弱了基尔吉的防御。

泰梅尔也宣读了太阳王穆恩苟的:自私之罪、高傲之罪、欺骗之罪。

再次面对指控者,宫务大臣宣读她的罪孽,却无事发生。指控者把罪碑亮在外人面前,她甚至自豪于她的罪孽,因此罪碑不能成为攻击她的手段。宫务大臣见状跑的比记者都快,他让我保护他,重新准备对指控者的攻击。

宫务大臣招出了一个幻象,瞬间击溃了指控者的心防:她曾误杀了她的女儿。

指控者的罪行暴露,羞愧难当,我与宫务大臣合力打败了她。

她被关在笼子里,带回到德纳修斯大帝面前。在对指控者的审判中,她愤怒地指责德纳修斯大帝。

等待她的是雷文德斯古老传统的刑罚,德纳修斯大帝要我与猎惧者一起行动,猎惧者在她的恐惧林地里等我。这儿有许多关在囚笼里瑟瑟发抖十分恐惧的灵魂。

猎惧者交给我一根锁链,我拿着锁链牵起了一个固执且不愿配合的灵魂。我要带着它加入到恐惧的狩猎中去。

经过几番折磨他意志的行动后,我把灵魂带到带到等待已久的猎惧者面前。指控者与其他罚罪之魂在一起,在恐惧中等待着狩猎的来临,她将是被我和猎惧者追逐的猎物。

狩猎几个很顺利,但当我们把目标转向指控者的时候,却出现了意外状况。指控者将猎惧者困住,告诉我:德纳修斯蒙蔽了我,并赋予我穿行暗影的能力,在暗影之后等待我,带我探究真相。

房间里有一面镜子,镜子另一头通往德纳修斯大帝的纳斯利亚堡。指控者说德纳修斯大帝在那里与他的一个走狗会面。指控者邀请我穿过镜子,亲眼见证心能枯竭这场“干旱”的真相。

(过场动画尚未实装)天呐,为什么在心能枯竭、叛乱四起的糟糕境地下,德纳修斯大帝还有这么多的心能储藏?难道……原来是德纳修斯大帝一手造就了这场干旱!心能被他藏在了他的城堡里!而他却听闻他的温西尔人民在缺乏心能的痛苦中挣扎。

之前那些警告德纳修斯欺骗我的话语并非空穴来风,德纳修斯大帝自导自演、还叫我去做他的助力,帮助他镇压起义的“叛军”。指控者尽全力去重新打开通往来处的镜子,我来保护她不受攻击。

成功回到了来处,指控者回归反抗军并静候我的到来,把我跟宫务大臣的马车扔到末日迷沼里的德莱文将军也等候着。我作为渊行者对于起义军来说是一大助力。

现在,狩猎恐惧的猎惧者是我们的猎物了。

我把从猎惧者身上摘下来的恐惧勋章交给了指控者。反抗军一转攻势,主动出击,首先我们要找到他们的前首领雷纳索尔王子。

石魔喊道:主人!主人!那个生物来了!

准备寻找雷纳索尔王子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这个小蝙蝠的喊声。那是我刚一踏上雷文德斯土地的时候,我的注意力被迎接我的泥仆吸引了,那个匆匆忙忙叫嚷的小身影被我忽略过去。但在雷文德斯的土地上经历了诸多风波,我再想起这件事儿,原来德纳修斯大帝一早就注视着我,将我引导到他的面前,让我按照他的安排去做他想让我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