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时刻记者 胡丹 通讯员 黄裕媛 刘洵君常德报道

金秋时节,记者在稻浪滚滚的金色田野里看到,收割机来回穿梭收割水稻,鼎城区草坪镇第一台秸秆捡拾打捆机紧随其后,像“清道夫”一样,吃进一根根秸秆,吐出一捆捆稻草方块,农民将“方块”装上车,变草为“金”。以前,田间地头火光闪烁、浓烟滚滚,农民因焚烧秸秆污染环境的现象,今年不见了。这是该区为打赢蓝天保卫战使出的一记妙招,既解决了农民捡拾麦秸秆劳动之苦和秸秆焚烧之忧,又能为农民增加收益,实现经济与环保双赢。

秸秆捡拾打捆机像“清道夫”一样,吃进一根根秸秆,吐出一捆捆稻草方块。

吃草吐“金” 烧秸秆等于烧钱

9月29日,在鼎城区草坪镇兴隆街村的稻田里,村民开着秸秆捡拾打捆机,伴随机器的轰鸣声,满地的秸秆被迅速地打成了捆,看着干净的稻茬地,今年30岁的湖南卓宇农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肖卓宇告诉记者,这机器能够一次完成捡拾、压实、捆扎工序,并且产出的方形草捆便于堆放、运输,肖卓宇了解到秸秆经过加工成饲料后,能解决很多饲养场的用料需求,种地的群众又可解决秸秆处理难题,有力促进了秸秆禁烧工作的开展,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赢。

“一台打捆机一天能挣3000多元。”在肖卓宇眼中,打捆机简直就是“吃草吐金”的神器,一个夏收就能赚回本钱。如果按照一亩地生产2吨秸秆计算,经过捡拾打捆,卓宇农业专业合作社240名社员承包的1.2万亩稻田,今年夏收就有2.4万吨秸秆,以当前市场价200元/吨左右计算,这些秸秆的价值就是480万元左右。

“过去秸秆不值钱,收拾起来很麻烦,拾稻草、捆稻草、堆成垛,差不多要二十天时间。”肖卓宇说,往年的秸秆多数人都是偷偷在地里一把火就烧了。现在有了打捆机,贵州一些牛场联盟经常会来大量收购秸秆,有多少要多少,而且价不低。稻草打成捆,摞得整整齐齐,一辆拖拉机能拉4、5吨,一车就能卖1000多元。

农民将“方块”装上车。

抢抓先机 秸秆供不应求

秋收时节,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稻花香。成立秸秆综合利用专业合作社,是抢抓机遇闯市场的点睛之笔。9月 29日中午1时许,在兴隆街村的一块麦田里,农机手王德胜开着打捆机还在忙碌,满头是汗,全身是稻粉。从早上6点到现在,他打了15吨稻草。按照一吨稻草200元计算,他一天打的稻草就价值3000元。王德胜是鼎城区草坪镇卓宇农业专业合作社的社员,理事长肖卓宇是该区第一位购买秸秆捡拾打捆机的农民。

今年年初,肖卓宇成立了合作社,并购买了2台打捆机专门捡拾秸秆,转卖给贵州牛场联盟做饲料。“秸秆可是个宝,营养丰富,又有助牲畜消化,相当于牧草。”肖卓宇乐呵呵地说,“贵州那边对秸秆可是供不应求。前两天就接到了贵州养牛场需要5000吨秸秆的订单,我们现在在加紧打捆。今天又接到了一个10000吨的订单,因机器有限,没敢接单。”肖卓宇腼腆地说。

尽管如此,肖卓宇还是敏锐地看到机械化秸秆综合利用的巨大商机,一方面是牲畜场需要大量的秸秆做饲料,另一方面是禁止焚烧秸秆,老百姓的秸秆没有“出口”。肖卓宇寻思着:企业的需求和农家的资源都大得很,要是有更多的机械参与,就能解决农户的烦恼,让更多的农民挣钱。

农民将“方块”装上车。

以疏为主 让秸秆不再“冒烟”

今年来,鼎城区进一步加大秸秆禁烧力度,严格要求各级加强监督管理,层层落实责任,同时,采取堵疏结合的方式,引入先进技术和设备,有效推动了秸秆综合利用和农村环境改善。

“以疏为主,正让更多秸秆不再‘冒烟’,还推动了循环经济。以前农民都不知道这个秸秆还有这么大的用处,现在老百姓都和我们一起帮着收秸秆呢。”草坪镇党委书记杨国军告诉记者,如今,为响应鼎城区委区政府号召,草坪镇正在全力整治秸秆焚烧,上门宣传,提升老百姓保护环境意识,加强秸秆综合利用,造福当地百姓群众。

“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的垃圾,只有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对秸秆而言,也是如此。”草坪镇镇长熊文波向记者坦言,在一些农民眼里,秸秆是垃圾,为图方便,常常一烧了之,既污染环境,又等于烧毁了一沓沓钞票。我们首次引进的秸秆打捆机下田作业,这既是为打赢蓝天保卫战使出的一记妙招,也解决了秸秆处理的困扰,又能为农民增加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