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舟歌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海棠

今年的海棠花

不叫海棠花

应该叫喇叭

它一开嘴

就向我们喊话

不要出门

最好宅家

它在窗前的花盆里

自发地喊

在小区的绿化带里

打堆地喊

在大街上排着长队

拼命地喊

在公园里,聚集

排山倒海地喊

甚至在我们的睡梦中

还无声无息地

朦朦胧胧地,在喊

这些美丽的小喇叭

在枝上,在树上

眨眼功夫就串联起来

形成火的海洋

把声音组合起来

形成春天的强声

一个劲儿地,喊

此起彼伏

同声合唱

把嗓子全都喊破了

绽出了鲜血

喊声把鲜血点燃

火焰迅速地燃烧

喊声,熊熊地

燃烧了起来

这火焰似的鲜血

这鲜血似的火焰

热气腾腾

信马由缰地驰骋

像烧红了的铁水

在树枝上漫展

所到之处

丹心一片

这血这火焰

灼痛了我的眼睛

这火焰这血

点燃了我受伤的心

今年的海棠花

变成了喇叭花

不要出门

最好宅家

现在还在喊

一直会喊到

鲜血流完,退出舞台

一直会喊到

冬天败北,春暖花开

西海的樱桃树

去年,这棵樱桃树

开花时

我在下面喝茶看书

今年,这棵樱桃树

开花时

我只有从花前走过

众所周知

说老实话

不是不爱樱桃花

是我怕冠状病毒

今年的樱桃花

开得好繁好白

与白口罩的颜色

差不多

我突然感觉

这白颜色的趋势

接近一种职业

近而想起一个地方

我就紧张

这么白

像天上下牛奶

朦朦胧胧

寒暖相亲

代表着

目前西海的气氛

这白,在狂吠

扰乱了

春天的眼睛

我看见

春天的嘴角

涂满口沫

此刻,我戴着口罩

没法喝茶

不便说话

樱桃树不戴口罩

鼓起劲儿

向路过此地的人

吐着白色的口沫

把2020年的情人节

变成了一场

尴尬的

喜剧或滑稽剧

见情人

戴口罩

病毒哥

开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