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二季度至今,红杉中国在项目退出上近乎毫无建树。在投资风格上,从VC标杆到更多参与中后期,红杉中国似乎也失去了往日创业导师的形象。“东方不亮西方亮”,红杉中国状告自己被投企业却屡屡被拱上头条。

就在红杉资本中国的灵魂人物沈南鹏和黑石苏世民隔空对谈走红“出圈”的时候,PE/VC“圈内”却传出两个备受关注的投资法律纠纷案件。而这两件案件中,一则为红杉资本中国起诉币安在投资排他期内招募其他机构参与融资判决结果出炉;一则为红杉资本与韩后子公司联合状告韩后保全资产。

在两起纠纷中,红杉资本中国均为原告,被投企业则为被告。

“圈内人”关注的原因在于PE/VC状告被投企业从投融资双方的利益诉求来看,都是一件非常难以理解的事。由于诉讼结果一般会造成两败俱伤,投资机构追求的目标是防止投资失败,而非“破罐子破摔”。这导致我们极少看到VC/PE与被投企业产生诉讼关系。

无巧不成书。在整个2019年,围绕红杉中国的烦心事儿不少,过去5年广泛投资互金与区块链,虚拟货币企业的红杉中国,在两个行业剧烈洗牌之下不免受到波及,包括被投企业厚本金融投资人上门闹事,币安清除红杉系虚拟货币项目等层出不穷。

红杉资本中国与沈南鹏在过去十年中可谓中国VC/PE皇冠上的明珠。不过过去一年,红杉资本却很少拥有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根据清科数据,红杉中国2019年一季度末至今未有任何一家公司实现退出。

而从节奏上,由于股权投资价格在金融去杠杆的大环境下出现显著倒挂。红杉中国过去几年已经开始物色类似居然之家借壳等短平快的二级市场退出项目。但即便是学习高瓴资本将眼光看向一级半市场和二级市场,红杉资本参与的数个项目也难言“顺风顺水”。如英雄互娱数次筹划借壳A股上市,而由红杉资本提议的聚美优品私有化历经四年终于完成,可后者股价却已经只有上市时的十分之一。

//

状告自己投资的企业

//

2014年11月,韩后A轮融资拿到红杉资本1亿元,2015年5月8日,韩后又获得了钟鼎资本和红杉资本1亿美元的B轮融资。PE机构和创投公司之间利益捆绑,很少会有起诉自己投资公司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行为,然而这次红衫资本却这么做了。

2020年4月初,韩后被告上法庭,原告申请对韩后进行财产保全。红杉中国两只有限合伙,红杉铭德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分别为申请人。

有消息显示,韩后在2019年年末已经遭到一轮财产保全诉讼,诉讼方为与韩后存在广告合作的公司。而由于韩后被法院认定无可执行资产,韩后案件最终以不执行结案。

PE投资企业,最后大多通过创投企业上市为退出路径,红衫也是如此。2018年10月,华仁药业发布公告称,拟收购国内知名化妆品企业韩后的股权,然而由于此前韩后砸钱营销却不付广告费而被供应商起诉,多次被法院冻结股权,最后因韩后与北京华录百纳下属公司广告合同纠纷诉讼终止。

上市终止后,市面上传出了红衫资本与韩后闹矛盾的消息,而从企查查看到,红衫资本因增资问题起诉了它。我们知道的是,股权被冻结无法上市,那么韩后就必须想办法增资。猜测一,红杉资本已经不看好韩后,不愿再增资,担心投资失败,采取冻结挽回损失。猜测二,韩后欲引入别的创投,但增资会稀释原有股东包括红衫资本的利益。我们无从得知发生了什么,但显然是侵犯到了红衫资本的利益而导致矛盾公开。

实际上,这并不是红杉资本第一次和创投公司闹矛盾,2018年4月25日,根据香港法院3月26和4月24日提交的诉讼文件显示,由于投资交易失败,红杉资本起诉了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根据此前赵长鹏与币安进行谈判投资,这笔交易将会让红杉获得将近11%的股份,并对币安进行大约8000万美元的估值。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谈判仍在继续,在此期间,数字货币价格和交易的价值直线飙升,到历史最高水平。随着比特币价值飙升,赵长鹏嫌红杉资本给的估值低了,于是随后又与IDG资本开始谈判,然而赵长鹏在此前和红杉资本签订了排他协议。

//

红杉的“赛道”

//

“投资于一家有着巨大市场需求的公司,要好过投资于需要创造市场需求的公司。” 多年以来,这句红杉美国三代人的投资理念,被逐渐引申为更通俗的“下注于赛道,而非赛车手”。而在2008年以前,红衫大部分的投资项目都集中在传统企业,投资业绩并不理想。

因为红杉中国草创之初,投资团队经验少、项目差,大家对行业都缺乏认识,找项目主要靠个人关系,比如沈南鹏投的第一个项目是周鸿祎的奇虎,就是熟人投熟人。此外,红杉作为境外基金,投资要到外汇管理局申报,加上一些特殊行业投资受限,很多事根本没法做。从2005年至2006年,红杉投的钱总计不到5000万美元,没有一单超过1000万美元。

在国内,赛道的选择对红衫中国的投资起着很关键的作用。

2008年红衫中国的合伙人开始梳理产业逻辑,整理了一份移动互联网产业地图,因为这张图解,红衫中国捕捉到了一批今天从竞争中脱颖而出的互联网公司。

然而自从2015年开始,红杉中国在赛道上的选择,似乎出现了一些偏颇。比起风头正劲的高瓴资本,红杉更多专注互联网金融与区块链技术。这种前沿创业即便符合红杉对“未来”的偏好,却不免受到新行业出清的波及。2020年初,红杉投资的厚本金融被上海经侦立案,其坐实了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问题。此前,厚本平台投资者甚至冲撞红杉办公地点讨要说法。

而源于区块链投资的“红杉币安”事假,最终以两家人撕破脸告终。币安长鹏宣布在平台下架所有与红杉资本牵连项目,而红杉与币安有关排他案件,最终或许也将因为香港法院无法在案件之后继续干预融资谈判进度而不了了之。

//

红杉资本的焦虑

//

两次状告自己的被投企业,在红衫资本看似“霸道”的行为背后, 透露着红衫资本的焦虑。在中国,业内不仅有本土投资机构的竞争,还有近年来通过投资构建生态圈的阿里、腾讯这样的产业投资巨头。红杉中国是PE界尤其是互联网投资领域的领跑者,自其2005年进入中国后,主要投资科技传媒、医疗健康、工业科技等领域,红杉资本被收购成员企业总市值已经高达1000亿美元。

在2010年后出现的13家超级独角兽(估值百亿美金以上)公司中,红杉中国命中10家,包括京东、58赶集、中通快递、美团点评、滴滴、今日头条、大疆、拼多多、快手、陌陌,同样远超同行。不过,这都要归功红杉中国的早期投资布局。

沈南鹏曾透露,红杉的投资策略是“依图索骥”,这张图就是他们在实战中绘制的产业拼图,从中可以发现趋势如何形成、商业模式如何跑通。这套基于产业拼图从“鱼头吃到鱼尾”的打法让红衫资本赚的盆满钵盈,2016年4月,新三板手游企业英雄互娱的股价疯涨至160元/股。有人计算,以1.33元/股投资该公司的红杉资本,仅此一单账面浮盈就达14亿人民币。

而这只是红杉资本的冰山一角。目前为止,红杉资本已在中国投资超过200家企业,所投企业总市值高达2.6万亿,甚至有人说,操盘红杉的沈南鹏,才是新兴科技产业的隐形霸主。

不过,相比早期,这家老牌PE机构近五年的投资已经少有成功。就如红衫资本自己所说,”当下我们仍然无时无刻担心下一个机会我们没有抓住,会不会新的机会正好出现在你认知视野之外。 当下红衫资本正面临更多PE机构的竞争,以及市场上钱多了后能够抓住的好的种子公司更少了,可以可选择的赛道更窄了。

从近几年红衫资本投资的公司看,很少有成功的公司。

根据清科数据,整个2019年红杉中国从资本市场上退出的案例仅三员,其分别为富途证券,分布科技和无双科技,且时间集中于2019年一季度。从2019年二季度至今,红杉中国竟然未完成一例退出。而作为对比,光2018年一年,红杉中国退出的案例就高达18个。

红杉资本将自己定位为“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也是长期的价值投资者,对小型初创公司的早期投资被认为在其成功中占了很大比例。但是,令人意外的是,近几年其投资了不少区块链公司,比如曾投资火币、Filecoin、Orchid Protocol、IOSToken、Ontology等加密数字货币项目。频频投资”币圈“似乎与其价值投资的理念不相符合。这家老牌PE机构若抓不住下个”赛道“,那么或将风光不再。